Tagged

倒瀉籮蟹

從前以為,倒瀉籮蟹只會出現在新手父母,子女剛出世不久的時期。和他們一起成長之後,才發現無論子女幾多歲,父母仍然時有一仆一碌,育兒活劇層出不窮。可謂活到老學到老。

【親子文章】兵分兩路
倒瀉籮蟹

兵分兩路

幾個人,共處同一屋簷之下,是需要磨合的,就算簡單如基本的日常生活。 兩隻馬騮返學的授課接送,我和老婆返工的種種事情,工人姐姐打游擊處理家務,一家人大概也知道,彼此整天的時間線,以便互相補位。無形之中衍生了一種默契,就算經常倒瀉籮蟹,也勉強能稱作順利。 但一去到學期末段,又是一年一度興奮莫名的「時間亂晒龍」遊戲。皆因校本課程範圍基本完成,勞心勞力的考試也劃上句號,隨之而來的,是不同級別的結業禮、大型的學校清潔、老師必修的教育局活動,總之就是哥哥和細佬,是會不規則地突然毋需上學。這個看似輕微的改變,卻容易把辛苦累積的默契打亂。 這幾個星期,上學不同步的活劇時常上演。某日接哥哥出門,明明不需返學的細佬,老是晨早同時起床,不停在身邊要求早餐要乜乜物物;另一日接細佬出門,明明不需返學的哥哥,已整齊排好豆袋梳化和愛書,像渡假般攤在大廳享受。 方法不同,但目標一致,就是令對方知道:你返學啦,我唔使返,屋企個場我嘅,哈哈哈哈 x100。 近日就算週末一家人在一起,也已經不能控制他們去做同一件事。哥哥想砌 LEGO,細佬就想看書,

青澀的抄牌
成長太快

青澀的抄牌

近日我和老婆都電話不離手,不是因爲玩手機或碌社交網站,而是要裙拉褲甩地去處理兩隻馬騮的交通安排。局部的面授復課、緊接網上上課、之後再到公園放電、偶然又加回一兩個興趣班,在放寬社區安排和接送在學子女未能完全配合的情況下,很難再有以往那種「點到點站駁站」的方便。 估不到,望穿秋水等到頸都長的恢復面授,現實卻帶來了不少交通上的挑戰。高峰時候,作為雙職父母,我們動用家裡全部人手,在學校、公園、興趣班、穿插交通工具如校車或巴士之間,要把阿仔「交收」五次以上,稍有差池,真的不知道如何把他們執回來。 當哥哥和細佬在晚餐時,眉飛色舞地分享,由晨早到晚上,在交通安排上的緊張刺激:好朋友同學仔因為知道他轉了校車熱情地拉著他一齊坐、失算的交通狀況令一班小朋友困在校車內大開派對、車程到站時間紊亂眼見婆婆九秒九直衝落大直路趕著接回他、校車姨姨每個站頭也打出十九幾次電話尋找失預算的接送家長們。 阿仔口中,同學仔一邊就舉行著《口罩小學生選舉》,家長另一邊則上演《擔心大綜藝》,真係精彩好睇過電視台對撼。他們不知道,每天我和老婆(當然包括婆婆和校車姨姨),已經被嚇得靈魂出竅十數次,心血少一點都肯定捱不過⋯ 這次復課,細佬交通上相對沒有太多阻滯,還終於見回很多不同班的朋友仔。可能真的太耐沒見,沒到一星期,

哎吔吔大嘴巴
爆笑軼事

哎吔吔大嘴巴

香港地小人多,蝸居空間極細,隔音亦不佳。當近來在家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多,就偶爾聽到了以下的對話。 老師:「同學們,你地住邊一區呀?」 阿仔:「我地住[*一字不漏全地址*]。」 老師:「你講地區得架啦,唔使太詳細⋯」 然後,另一隻馬騮突然閃出亂入,以接近100%同步率,再高聲朗讀我家地址一次。 老師心諗:唔使噤仔細⋯ 老師:「天氣凍,喺屋企都要着多件衫啊。」 阿仔:「唔凍喎!我哋有時淨著底衫褲咋。」 老師:「唔好呀!會冷親㗎⋯」 阿仔:「知道⋯但有時我爸爸都係咁㗎喎。」 老師心諗:唔使話我知 ⋯ 老師:「你地爸爸媽媽,有冇在家工作呀?」 阿仔:「有呀!」 老師:「記住要乖,唔好騷擾佢哋做嘢喎。」 阿仔:「唔緊要呀,我爸爸而家屙緊屎。」 老師心諗:救命⋯我真係唔想知⋯ 何止如此,

上課也要講運氣
倒瀉籮蟹

上課也要講運氣

⁣ 一隻細小且在顫動的手指,慢慢移近鍵盤。他小心謹慎地,一點一按,好不容易才勉強輸入了一串數字:4、8、15、16、23、42⋯⁣ ⁣ 穿上工整制服的他,臉部繃緊得比剛做完 Facial 更緊緻。他緊張,是因為現正孤單一人求助無門,那怕只是一點差錯,就不知道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。⁣ ⁣ 分開六組數字,只是這個輸入者的方法,「4 8 15 16 23 42」,實際上要讀成「481 516 2342」。這是一個 Zoom lD,而正在標冷汗的他,只是一個七歲的小朋友。⁣ ⁣ 網上形式開學之後,網上實時學習軟件,成為老師和學生的唯一橋樑。⁣ ⁣ 以往由阿仔換好校服,送他搭校車到坐定定在課室,等老師進入班房;變成由他自己預備電子裝置並成功連線,等老師啟動網上課堂。⁣ ⁣ 在我眼中,這和推阿仔出街要他自己返學無異。平日返學,有既定程序,確保小朋友安全,到達學校上課。現在雖然在家很安全,卻只可在有限的支援裡自己連上課堂。⁣ ⁣ 這樣在無形之中,會形成對小朋友一種頗大的壓力。尤其是比較低年班的學生,他們的科技掌握未能成熟,

依然狼狽的九月初
倒瀉籮蟹

依然狼狽的九月初

大概四個月前,寫了一篇「世界奇妙物語」,綜合了整個年初開始的下學期,超展開的網上學習歷奇之旅。原來故事還未完,本是預期之內,復課了;卻在預期之外,新一波疫情到來,回校一陣子又停過。 接著是避疫宅在家的暑假,然後家長們望著開學將至,人心惶惶。一天一天地倒數,可否復課、新學年書簿準備、分班安排、老師分配、教學形式,加上反覆的疫情,真是一百萬個問號在心中。 終於到九月,開學了,但仍然是要走在網上學習之路。隨著各方面在疫情期間,對各種技術的使用上開始成熟,新學期已經不再是單純地,接力交棒式的 Google Classroom,面對面視像課堂的數量也慢慢增多了。 視像會議技術,五花八門。毒男爸爸有兩個小朋友,開學之後,校內校外的不同課節,會用到不同的應用程式。Zoom、Webex、BlueJeans 已經是基本,還有一些聞所未聞的教學花式,真是大開眼界。 其實要一個幾歲的小朋友,非常清晰上課時間表,

世界奇妙物語
突然有感

世界奇妙物語

突然間,腦海裡浮現了一場四乘四百的接力賽。但和一般比賽不同,這是一場馬拉松式,充滿娛樂性的耐力表演賽。選手們不是簡單地以速度取勝,而是要精準地,把接力棒一手交一手,無間斷地考驗耐力。 到底如何精彩,且看由二月十一日上午七時三十五分,史上最爆的接力賽起步的一刻: 起步鎗聲一響。第一棒,是學識淵博,說話文路清晰的陳老師。他一手拿書一手拿著鏡頭自拍,把心中想要傳遞的知識,一邊跑一邊錄影下來。雖然是嶄新的跑法,但由於他經驗豐富,總算是拿捏得來。 嘩!鏡頭一拉開,原來開跑的不止是陳老師!李、張、黃、何老師,也同時在起跑處衝了出來。他們也和陳老師一樣,一邊跑一邊舉機錄製充滿各人風格的教材。大家出盡渾身解數,把功力轉化成一段又一段的教材接力捧,進入交棒區。 跑第二棒的,是求知慾強,努力不懈的周同學。眼見陳、李、張、黃、何老師,手握教材接力棒一湧而來,儘管心裡已有準備,始終只是小學生一名,額角瞬間冒了一道冷汗。小手一伸,五六支接力棒已經到手。望著接棒區跑得有點氣喘的老師們,

難得的晝夜同在
一家相處

難得的晝夜同在

兩年前,我寫了這篇【留。感。】,關於大仔感染了流感,新年前後留在家中的軼事。 兩年後,全球抗疫,為了預防疫情爆發,學校停課,公司倡 Work From Home,大家沒有必要,也盡量少出街,減少感染風險。每個家庭各施各法,為保持一個安全衛生的生活環境。 由於學校停課持續,之前寫的那篇文章,略帶戲言的「自製 Home School」,今日倒是要確實地執行。可算是「開口中」⋯ 要實行 Home School,其實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科技配合。在初期試行其間,完全是倒瀉籮蟹,由電腦不能連線、連上了又未能登入、登入了又不知課程擺放地方、找到了課程又要阿仔乖乖坐定定、佢乖乖坐定定又要控制佢專心唔好走去睇 YouTube 玩其他 Apps。

懶床攻防戰
爆笑軼事

懶床攻防戰

大家時有所聞,所謂『假期後症候群』,是一個典型的都市病。範指長假期後,因要再返工返學而感到的焦慮害怕、四肢無力、胃口欠佳、精神緊張等等症狀。今天二〇一七年一月三日,長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返學日,家裡多了一個成員病發:大仔。 秋冬天氣凍,試問又有誰人能夠敵得過溫暖的被窩?說到底毒男爸爸已經幾廿歲人,對這個候群症,已經病重得每日起身返工,已經有焦慮害怕、四肢無力、胃口欠佳、精神緊張等等恆常症狀。但現實歸現實,我典來典去仍然會爬去梳洗,死死氣返工⋯但是,剛病發的小朋友又如何? 今早,一眼望去大仔張床,心知不妙。因為這條大大的懶蟲,很明顯睡醒了,更瞪大眼看著我,面露微笑並擺出一幅奸巧的模樣⋯ 其實對這情景,已經有充分的心理準備,對於一個只有三歲多的小朋友,『假期後症候群』比較明顯的徵狀應該是行為比正常粗魯、高聲說話、和諸多藉口不去返學。 果然,望了兩眼,他已經大叫:「爸爸唔好睇住我啦~」 我還了個微笑:「爸爸去換衫返工呀,你要做乜呀?」 「⋯」大懶蟲擺明車馬,

阿仔變哥哥 醋意點收科
一家相處

阿仔變哥哥 醋意點收科

毒男爸爸家裡很快就有新成員。不經不覺,已經到了 Due Date 倒數。早在一知道有了第二胎的時候,數數手指,兩個小朋友會太約相差三年。每個年齡距都有好壞處,三年比較要注意的,應該是 Attention 的問題。阿仔開始返學,多了和一班同學互動,又有老師指導,人就是越來越有個性。很多時候,都要捉住我們講學校所見所聞,講老師教甚麼、哪個小朋友曳曳(完全唔講自己有多曳)、有個小女孩很可愛。十居其九都是八掛東西,總之就是要我們坐定定的聽。 阿仔雖然並非萬千寵愛在一身,但身邊的 Attention 倒是很多。尤其在他人生的頭三年裡,身邊的所有人都是圍繞著他。如果突然多了一個小朋友,比他細比他更需要照顧,一瞬間失去了起碼一半的 Attention,醋意應該會一觸即發。 呷醋,其實每個人都有。醋意亦無分老幼,無分性格背景,那種被冷落的不悅感,就是話來就來。就算是成年人,也老是常出現。所以比較有效的方法,應該不是「減低醞釀了的醋意」,而是「減低醋意醞釀的機會」

坐月湊仔優先 尷尬放埋一邊
爆笑軼事

坐月湊仔優先 尷尬放埋一邊

一個滿面鬚根、披頭散髮、神情呆滯、短褲踢拖的中年男子,閃出百貨公司的升降機,慢慢走近一個內衣專櫃。 「唔該⋯」男子冇厘神氣的喃道。 「有⋯有乜可以幫到你。」店員連退兩步。 「唔該⋯我想配多一件,你地有冇貨?」男子從紙袋中抽出一個胸圍。 「⋯」 「之前買唔夠,濕左洗了乾唔切,想買多一兩個。」男子補充。 「唔⋯我睇睇。」店員好像明白了什麼。 「Thanks。」男子意會到店員的肢體語言,望望鏡。「嘩!頂!」立即撥一撥頭髮,點知越撥越亂。 「很少人會自己一個人來買。」店員已經完全明白並冷靜下來,並進入了 Aggressive Sales Mode。「是餵母乳吧。很容易弄濕的。不如買多三四個替換吧。」 「兩個得啦。」男子也進入 Defensive Consumer Mode。「只係買少少後備,驚洗唔切。」 「四個好D」同「兩個得啦」大約僵持了十五分鐘。最後男子不致失守,

戒呢樣戒果樣系列之:片
倒瀉籮蟹

戒呢樣戒果樣系列之:片

今天開始分享「戒」系列。人仔細細,有乜好戒。其實「戒」不止於不做某些事,而是開始做另一些事,這是成長中一個很重要的部份。這個系列會分享一下有關戒呢樣戒果樣的經驗,可能會對大家有參考作用,也希望在毒男爸爸 Blog 齋吹的環境下,有些微貢獻。 阿仔兩歲以後,為準備上學,第一樣要戒的是:片。要成功,我經驗上大概有三個 Success Factors(先講小便): 第①:小朋友要習慣沒有片的日子。即是真空或只著小底褲,我們兩樣都試。由一出世第一天開始,阿仔已經習慣有條超大型吸水墊包到實。頭幾日冇片,小男孩那種褲襠空空,Fing 下 Fing 下的感覺實在很怪。初時阿仔連行路都要夾住腳行,認真攪笑。之後我和他說爸爸也沒有片片,又比佢睇爸爸也是和他一樣冇片,很快他就習慣了。 第②:小朋友要認知小便訊號並表達出來。即是能夠掌握急尿的感覺。這個我們倒是很早已開始灌輸概念。大約是一歲半開始,便要他試一試每次濕片的時候給我們知道,造成一個「濕片>

電視機之最期
教育教導

電視機之最期

回憶小時候,返到家裡就二話不說開電視。記得全盛期屋企有三部電視機:一部客廳正中長播免費電視,一部高高掛在一邊用來接駁當年紅極一時嘅任天堂灰機,一部幾吋大鴨記放在爸媽床頭用來慰籍爭輸電視的家庭成員。 那時是電視的黃金時代,也是電視機成了家居恆常擺設的時代。家家戶戶,客廳正中梳化對面總是一部電視。人大了,每次搬屋或裝修的時候,也是千篇一律地預計電視位置。不同的,只是尺寸大小和厚薄。 隨著資訊發達,甚至去到氾濫的地步,對於畫面資訊的渠道多了很多選擇,電腦,手機、Tablet、交通工具上的流動廣播,基本上畫面資訊真的無處不在。在機不離手,資訊氾濫的世界裡,還有坐定定睇電視的需要嗎? 有了阿仔之後,夫婦間有一個共識,就是不會在阿仔面前玩手機和睇電視。毒男爸爸一直以為,這是少開電視的主因。但其實認真地諗諗,近十年已經很少開電視。差不多數得到的用途只包括:①一個人的時候,開住個電視有D聲、②間唔中播套電影、和③有幾次在家裡攪聖誕 Party 時在電視播放「壁爐無限 Loop」(用來扮歐陸家居風格加「霹靂啪喇」燒木炭的效果聲營造氣氛)。我本身不喜歡睇波,用電視就更少。漸漸地,家裡的電視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