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ged

爆笑軼事

和子女的互動中,不難遇到有趣的軼事,其中有些,是爆笑級數的,不單止發生的時候笑餐飽,每次重看也會會心微笑。希望這些爆笑軼事,可以帶給各位同路的家長一些正能量。

交換
遊玩至上

交換

近來「暑假」完了,復課後多了活動,良久沒有聚首一堂的朋友仔,終於有機會面對面玩餐飽。新一波疫情下小朋友又像被「Blip」走了好幾個月,一見面頓覺又長大了很多。 面對被長時間困住的小魔怪們,學校特意著重去重啟學生的社交功能,鼓勵多和身邊人互動,老師更提醒如果有哥哥姐姐細佬妹,就更加要把握機會,少點武術切磋,多點交談。 不知是否見多了小朋友,兩隻馬騮突然提出: 「我好想要個細佬呀!!」細佬話。 「我都好想要個哥哥呀!」哥哥跟機。 經典要求,相信很多父母已有聽過,但生兒育女要從長計議,更不能回到過去為哥哥再添個哥哥。所以面對這個問題,通常只會輕輕帶過。 但諗深一層,扭一扭,其實並非沒可能。 如果把兩兄弟身份交換:變了細佬的哥哥,就會有一個細佬扮演的哥哥;變了哥哥的細佬,就會有一個哥哥扮演的細佬。這樣就可以滿足兩隻馬騮的要求,而作為儍佬一名的毒男爸爸,我們果真把這概念實行了,貫徹無聊事認真做的精神。 首先,兩兄弟要為自己寫下一張列表,就像是故事裡面的人物設定,教扮演這身份的人如何「做自己」。 這個過程出奇地開心,一家人嘻嘻哈哈,粗略談遍每天的大概流程,記下必做的事情和一些生活小習慣。

童言集:疫下潮語教室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疫下潮語教室

久違了的童言集。還以為小朋友已經長大了,沒有機會再寫,但原來除了牙牙學語,語言學習上也會有值得記錄下來的有趣話題。 *場地:家裡的飯枱(疫情下,比以往更多同枱食飯時間) *年齡:哥哥將近九歲,細佬六歲 *背景:小朋友近日因為時常聲到一個新穎的詞彙,就好奇地去問 「乜嘢係『動態清零』?」哥哥突然問。 這個詞彙近期果然熱爆,就連小朋友也知道。但是,這個大朋友也要翻查一翻才明白的高深學問,要解釋給小朋友知道,著實有點難度。 個人頗為喜歡,網上看過一個用「打麻雀做牌」的比喻,不過當然不適合面前的兩隻馬騮。 我左諗右諗,用咗一啖飯時間,最後用了以下這個比喻: 「你哋去婆婆屋企食飯,有好多餸,所以裝咗大碗飯。 爸爸幫你剝咗隻蝦,當你爬啖飯好滋味食蝦嘅時候,婆婆開心話『今日雞靚呀』然後夾塊雞髀肉比你。 蝦都仲有半隻喺碗,你又開始食雞脾,然後公公又𢳂塊魚腩同你講『小朋友要食多舊魚』。 餸係好味,你又好努力地食,但碗飯就⋯⋯」 「食極都係噤大碗!」兩隻馬騮異口同聲,

無量空肚
爆笑軼事

無量空肚

細佬是一個非常喜歡吃東西的小朋友,而且像魚類般,食極唔知飽,食慾無下限。餐桌上擺好架式的他,簡直長期展開「無量空肚」領域,百分百能把枱上想吃的東西夾到碗裡。 講到吃這方面,我和老婆倒是沒有太大要求。以前兩公婆煮飯仔的時代,廚房有一個簡單的焗爐,是用發熱管推動的版本。勿小看它舊式,二人份量,雞翼當然沒難度,要求不高的話,羊架也是可以焗得到的。但之後壞了就沒有再去買個新的,往後很長時間維持著「無飯夫婦」的外賣生涯。 現在家庭大了,兩公婆加兩隻馬騮再加個工人,不止份量,食物要健康,要有營養,更加要多樣化。工人姐姐的煮食技巧不差,但家裡只有兩個爐頭一堆煲具,神仙難變,她很努力仍是會吃力。 一直想買回一個焗爐,但卻渺無動力。有日閒逛商場,看到正值推廣的一部蒸焗爐,意外地它只是比之前家裡的舊式焗爐大一點,卻發展到有多種不同的功能。但左計右計,還是覺得貴,就只是順手拿了單張回家慢慢研究。 回到家裡,隨便把傳單放到枱上,洗手清潔消毒去。只是短短一分鐘,當我踏出洗手間,驚見細佬拿著傳單,正在定格盯著印製精美的彩圖。雞翼!

另類延展課
爆笑軼事

另類延展課

音樂,可以說是人類的一種共通語言,流行歌曲,更加能夠突破年齡的界限。興趣多多的毒男爸爸,也喜歡聽歌唱歌,這當然是指,和一班朋友卡拉 OK,或是閑時哼一兩句。而我技安級的歌唱音質,就只會在沖涼的時候,開住花灑大開四面牆個人演唱會。 兩隻馬騮在家學習之後,我們添置了一台藍芽喇叭,按需要把教材的聲音部分用喇叭去播,一來減少小朋友長期使用耳筒的侷促感,二來有些教材其實是可以哥哥細佬一齊聽一齊學,三來我又可從家庭庫房挪用公款去買 Gadget。可謂一舉三得。 我也間中經藍芽喇叭,播放一些流行歌曲,更一時忘卻了自己的歌聲有多難聽,忍不住一起唱了起來。 在這之前,阿仔對音樂曲詞的認知,就只有校歌、聖詩、和公公的二胡和長笛音樂。 他們驚嘆,原來有種曲詞,是可以全首歌都這麼啱音。加上流行歌曲,大部分都不是「快快樂樂上學去」的簡單內容,很多字詞和語句,對小朋友來說,都是深奧但有趣的。這完全稱得上是另類的延展學習範圍。 例如有一天,我又哼起軒公的歌。因為我常哼這首歌,哥哥終於開口問我:「爸爸,乜野係『所有事物都種出青苔』?」 我用反問去引導:「點先會有青苔出現?

哎吔吔大嘴巴
爆笑軼事

哎吔吔大嘴巴

香港地小人多,蝸居空間極細,隔音亦不佳。當近來在家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多,就偶爾聽到了以下的對話。 老師:「同學們,你地住邊一區呀?」 阿仔:「我地住[*一字不漏全地址*]。」 老師:「你講地區得架啦,唔使太詳細⋯」 然後,另一隻馬騮突然閃出亂入,以接近100%同步率,再高聲朗讀我家地址一次。 老師心諗:唔使噤仔細⋯ 老師:「天氣凍,喺屋企都要着多件衫啊。」 阿仔:「唔凍喎!我哋有時淨著底衫褲咋。」 老師:「唔好呀!會冷親㗎⋯」 阿仔:「知道⋯但有時我爸爸都係咁㗎喎。」 老師心諗:唔使話我知 ⋯ 老師:「你地爸爸媽媽,有冇在家工作呀?」 阿仔:「有呀!」 老師:「記住要乖,唔好騷擾佢哋做嘢喎。」 阿仔:「唔緊要呀,我爸爸而家屙緊屎。」 老師心諗:救命⋯我真係唔想知⋯ 何止如此,

週日的外賣日常
爆笑軼事

週日的外賣日常

星期日下午,萬眾期待的午餐,因為是難得的外賣。隨著兩隻馬騮日漸長大,食物要求越來越刁鑽。 和到餐廳不同,大家不需要從餐牌中選擇食物,而是可以就個人喜好任意落單。身為家中御用「Deliver奴」的毒男爸爸,每星期日的例行活動,就是要遊走商場店舖之間,買齊食物。 人字拖配冇袋短褲,一隻手抓實銀包鎖匙,另一雙手,抽住集齊了商場裡面大小字號的外賣,茶記、麥記、大乜乜、大物物,毎樣都係獨當一面嘅 Junk Food。 滿手食物的我,在大廈門口舉起一大抽外賣,示意看更幫忙開門。她慢條斯理地走近,以凌凌漆望住聞西展示「攞你命三千」的眼神,忍笑開門。 返回屋企一開門,幾道飢餓的眼神,興高采烈地歡迎食物(冇錯,唔係歡迎我)。卸下手上的套餐,一人一份地分發,不出所料,細佬見到哥哥的餐,突然轉軚要吃一些,哥哥也願意分享,亦同時話要試吃細佬的份兒。 我提議不如打開全部食物一起分享,卻換回一句:「我們兩個分享得啦」。明顯他們對我盒飯毫無興趣,皆因和閒日的飯餸

日久。親情。
成長太快

日久。親情。

抗疫期間,大家都會盡量留在家裡,極其量只會趁着一大清早,人流沒太多的時候,去一些空曠地方透一口新鮮空氣。 經過一段日對夜對的日子,家裡的兩隻小馬騮,明顯 Friend 了很多。不單是因為長期處於共同空間,停課期間的在家學習,也使兩兄弟多了溝通和話題。 試想想,連珠炮發的工作紙、Voice Over 的 PowerPoint、預先錄影的教學、一人一句嘈到拆天的 Zoom Class,可有甚麼共通之處? 它們全部,其實都是可以共享的資源。 當充滿好奇心的細佬,看到哥哥有聲有畫的網上教學,自然就會湊過去一起看;當大幾歲的哥哥,看到細佬非常淺易工作紙,自然就會走去扮老師出題目指指點點。加上間中出現的 Zoom Class,看見同學仔們一人一句,他們自然會搶著上鏡,只要不構成騷擾,老師也不會介意看到塞爆畫面的兩個大頭(真正的人肉 Zoom~)。 就是這些種種情況,在轉變了的學習模式下,多了機會一同經歷,兩兄弟的感情也因而自然地加深了。他們互相照顧多了,也會常常咬耳仔講秘密,細聲講大聲笑。遊玩的時候,雖然眼前大堆玩具車仍然會爭搶同一架,

童言集:冇事!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冇事!

隨著細佬長大,擺脫了只有食瞓痾的生活,也成了新一代童言集的攪笑軼事主角。 細佬和哥哥不同的,是比較粗枝大葉,加上他的天真笑容,走儍小子路線簡直入型入格。而基本上他也是從跌跌踫踫中長大,跌低、起身、跌底、再起身,就是他的生活方式。 雖然細佬大致明白大部分生活指令,但只是操流利「詞語」的他,說話方面暫時未能掌握句子組合。很多時候因為他未能了解問題句子的結構,就乾脆重覆最後的詞語,作出不經大腦的反射回答,所以近來常常出現以下一些對答: 問:「開唔開心?」細佬:「開心!」 我心諗:「噤就好!」 問:「好唔好味?」細佬:「好味!」 我心諗:「你個樣唔似噃⋯」 問:「眼唔眼瞓?」細佬:「眼瞓!」 我心諗:「喂!你鬼打噤精神喎!」 就一個多月前開始,發生了一件事,細佬有了一個新口頭禪。 *場地:屋企主人房 *年齡:兩歲 *背景:有人頑皮,

懶床攻防戰
爆笑軼事

懶床攻防戰

大家時有所聞,所謂『假期後症候群』,是一個典型的都市病。範指長假期後,因要再返工返學而感到的焦慮害怕、四肢無力、胃口欠佳、精神緊張等等症狀。今天二〇一七年一月三日,長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返學日,家裡多了一個成員病發:大仔。 秋冬天氣凍,試問又有誰人能夠敵得過溫暖的被窩?說到底毒男爸爸已經幾廿歲人,對這個候群症,已經病重得每日起身返工,已經有焦慮害怕、四肢無力、胃口欠佳、精神緊張等等恆常症狀。但現實歸現實,我典來典去仍然會爬去梳洗,死死氣返工⋯但是,剛病發的小朋友又如何? 今早,一眼望去大仔張床,心知不妙。因為這條大大的懶蟲,很明顯睡醒了,更瞪大眼看著我,面露微笑並擺出一幅奸巧的模樣⋯ 其實對這情景,已經有充分的心理準備,對於一個只有三歲多的小朋友,『假期後症候群』比較明顯的徵狀應該是行為比正常粗魯、高聲說話、和諸多藉口不去返學。 果然,望了兩眼,他已經大叫:「爸爸唔好睇住我啦~」 我還了個微笑:「爸爸去換衫返工呀,你要做乜呀?」 「⋯」大懶蟲擺明車馬,

童言集:一字之差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一字之差

良久沒寫童言集,並非因為沒提材,倒是笑料太多,笑點高了,難有一些笑爆嘴的場景。直到前陣子有一日,大仔一返到屋企已經急不及待,轉述這個校園趣事給媽媽聽。只因大仔他自己也覺得很攪笑。 今回仍然是言語學習期的笑料。中文裡面,口語的簡單對答題問通常是: 「食唔食飯?」「食!」 「去唔去街?」「去!」 「聽唔聽話?」「聽!」 就是因為這個典型的語法,成為近期笑得最開心的其中一個場景。 未入正題前,先介紹一個新增的趣事主角,老師A。她是在大仔幼稚園學校裡面,一個家長們比較有深刻印象的老師,主要因為她主理學校重要的宗教小組,說話生動又得小朋友歡心。經驗中她很少失手,除了今次⋯ *場地:課室 *年齡:三歲大半(大仔加一班同學仔) *背景:老師A正和一眾同學仔講解聖經故事,和教授一些相關的宗教生活習慣。 阿仔一放低個書包:「媽媽,今日我地笑得好開心呀!」 媽媽:「係呀?可唔可以分享比媽媽聽先?」 阿仔:「好呀,啫係呢,老師A今日同我地講咗個聖經故事,係話要日日祈禱。」 媽媽心知其實聖經裡面,很多人也會時常祈禱,

走進三歲的社交圈
成長太快

走進三歲的社交圈

所謂三歲定八十,三歲的小朋友其實已經過了自理能力的訓練時期。而這個年紀開始,慢慢地會發展出性格和建立自我形象。與周圍的人互動,更是會定立一定的社交模式。別小看三歲小孩們,他們隨時嚇你一跳。 口水多過茶的毒男爸爸,一年前還每天躊躇著怎樣去教導一個思考型小朋友。大仔出世開始,日日皺眉認真看世界,萬事謹慎諗多過做。估唔到,三歲的大仔,現正已經是一個口水多多又有主見又扎扎跳的小男孩。是遺傳吧~ 話說近期毒男爸爸又有新任務:偵探。 由大仔乜都講一餐之後,我和老婆也多與他談及校園生活的軼事分享。我們發現,大仔無時無刻,也提起一個女同學的名字(姑且叫她「阿喬」)。有時準備了小零食,叫他分享給同學,他必定話要留一份比「阿喬」;有時問佢在學校和那些小朋友玩,又必有「阿喬」的份兒;之前毒男爸爸的一篇【童言集:好攪笑㗎!】,在大仔乜都話好攪笑的同時,也常說「阿喬」好攪笑。 就著「阿喬」的身分,我們試著用不同的形式打探。其實一直在不同的場合,例如聖誕表演、家長日和學校的恆常交流,也會滲下滲下打聽有關「阿喬」

童言集:唔得呀~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唔得呀~

有些字,從很小時候就會開始接觸,「得?唔得?」是其中之一。我們從阿仔可以簡單表達自己的時候,就開始教他凡事也不可自把自為,基於禮貌和安全理由,小朋友是應該盡量先問身邊的大人,可以還是不可以,口語一點,就是得定唔得。 又為了他能和英語老師和工人姐姐溝通,我們會稍作解釋。漸漸地,阿仔有了一個非常籠統的概念:「得」就是「Can」、「唔得」就是「Cannot」。但廣東話口語和英語之間,文法上有出入。在廣東話口語裡,動詞是放在「得」之前;英語則放在「Can」之後。例如:「玩得」是「Can Play」;而「唔玩得」就是「Cannot Play」。 視乎阿仔的清醒狀態,他有時會出現以下一些,像外國人學廣東話的那種唔鹹唔淡的句子: ㊀在表哥比媽咪收起玩具的時候,會指著表哥說「佢唔得玩呀。」(He cannot play.

My Precious...
爆笑軼事

My Precious...

十年前,想也沒想過,我這個終日沈迷各類興趣的毒男子,這隻冇腳的雀仔,會安份地結婚生小孩。今年,還準備做第二任爸爸。 未當父親以前,毒男爸爸就連抱朋友初生嬰兒都不敢,更莫說是湊小孩。老婆雖然比我好一點,但就真的只是好一點點而已。 準備第二胎,不免要溫故知新。回想第一胎的頭一個月,有以下非常深刻的一幕。 有天放工,甫開門即眼見阿爸、阿媽、外父、外母、陪月、工人共處一屋,嘩!個心即時離一離。屋企已經不大,卻齊集重量級人馬。他們一見我,仿如老虎看見獵物,凌厲目光全落在我身上! 陪月努力用唔鹹唔淡的英語和工人解釋,兩人同時用求救的眼神看著我這個翻譯員!外母皺眉看著陪月煲的薑醋,略有不滿地走向我要開始開口批評!阿爸和外父拿著大大份嬰兒禮物,雙雙連跑帶跳的衝過來!此刻,殘到爆炸的老婆從睡房一搖一擺地出來要飲水,狀似快要跌低;一秒間,究竟要處理那一個先?那刻,我腦內浮現了一個咸豐年前的警隊招募電視廣告:「喺噤短嘅時間之內作出決定,你,做唔做得到?」(*) 毒男爸爸自問並非警隊材料,也是全新手爸爸,面對如此挑戰,真的呆在當場。

爸爸與老公 媽媽與老婆
一家相處

爸爸與老公 媽媽與老婆

又是教育選擇題。很多家長為了不混淆小朋友的認知,會盡量用他們的角度去說話,儘管不是嬰兒話,也會將整個家的核心轉向小朋友。最 Typical 嘅例子,就是孩子出生後,老公老婆突然間消失了,家裡就只有爸爸媽媽。 已為人父母,就出現了很多種,對象非小孩而是夫婦間的奇幻對話。原因只是為了切合小朋友的角度: ①老公勁開OT時:「媽媽我今晚會遲。」 ②老婆扭買名牌時:「爸爸買比我啦。」 ③老公做錯賴嘢時:「媽媽原諒我啦。」 ④老婆發火怒爆時:「爸爸你係咪想死。」 理念上,毒男爸爸是偏向「小孩是家庭成員而不是核心」的派別。雖然未必一定百分百能做到,但也時常提醒自己,不應讓整個家也圍著小孩轉,避免過分注意力因而被寵壞。 毒男家中,不會出現一式一樣的稱謂。身分上,父親時候叫爸爸,丈夫時候叫老公。一家三口一起,老婆就會這樣說: ①毒男爸爸出門返工時。對我:「老公今晚返來食飯嗎?。」對阿仔:「同爸爸講拜拜啦。」 ②和阿仔在客廳裡玩時。對阿仔:「問爸爸可唔可以玩呢個啦。」對我:「呀,老公幫我倒多一杯水吖,唔該。

等車王vs走車王
一家相處

等車王vs走車王

等車時間,有長有短。等得車,就預期車子不會立刻到達。等多久,或多或少和運氣有關。一支公的時候,沒比較,等多久不太在意;結婚後兩個人,有比較,等待時間高下立見。 毒男爸爸是個不折不扣的「走車王」。每次搭車,尤其是巴士,就算不送車尾,也得等上一段長時間。短則廿分鐘到長則四十分鐘 plus 一定走唔甩。不是誇張,我可以一星期裡搭十次巴士(總站上車除外),一半以上是送車尾。是當巴士站納入眼簾的一刻,巴士剛剛開走。所以我從不錯過巴士的尾板廣告⋯ 毒男爸爸老婆則是個厲害的「等車王」。就算多梳的巴士班次,每當她到達車站的時候,包括任何車種,一到車站就有車,一到總站就上客。簡直好像有隊私人車隊,無時無刻 Standby 一樣⋯ 那麼,當「等車王」和「走車王」走在一起等車會如何?答案是:7比3,多數時間很快有車,就算等,也短了時間,

童言集:我好辛苦~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我好辛苦~

很多家長會有個煩惱,在華人社會,教小朋友應該用中文定英文?這也是毒男爸爸的一個家庭話提。 老人家長輩講中文,工人姐姐講英文,有講國語的街坊,基本上阿仔日日也接觸不同語言。自問自己和老婆並不是 Native English Speaker,唔想教壞細路。見過街上有家長死也要和子女講英文,但滿口懶音加廣東話 Accent,我真心唔知這對小朋友是否好事。我從不勉強,所以主要同阿仔講中文,廣東話。 但不要小看小朋友的語言能力,他們是可以自行翻譯的。婆婆爸媽工人姐姐同處一室,毒男爸爸阿仔可以同工人姐姐講英文,轉個頭又同我們講中文。但,有時翻譯功能未完善,蝦碌上來也可以笑爆咀的⋯ *場地:又係飯枱(好似我屋企淨係得張飯枱😅) *年齡:將近三歲 *背景:阿仔同工人姐姐食飯,媽媽爸爸準備出門。 爸媽:「我地出街啦。拜拜爸爸媽媽啦。」 阿仔:「唔唔唔」含住口飯說。 爸爸:「快啲吞咗先講。」 阿仔:「唔唔唔」一面慢條斯理地吞。 媽媽:「好啦吞咗可以講 ByeBye。

童言集:好攪笑㗎!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好攪笑㗎!

阿仔近來多了一句口頭禪:「好攪笑㗎!」 這口頭禪其實是有聲有畫的。每當他說這句話時,都會拖得個「好」字很長,再加上肉緊的攤開雙手,講完哈哈在笑但又要用手掩臉,跳上跳下繼續哈哈哈。 我第一次聽的時候,不以為以,但聽得多了,開始在想究竟他其實想表達什麼。以下有些例子: *場地①:飯枱 *年齡:兩歲幾 *背景:媽媽爸爸阿仔一齊食飯,討論學校點滴。 媽媽:「今日聽老師講你好鍾意睇大電視喎(大電視是課室的投影機)。」 阿仔:「有音樂㗎。」 爸爸:「有音樂之外有乜嘢睇?」 阿仔:「有好多卡通,唱歌好大聲。好攪笑㗎!哈哈哈哈~」然後不斷哈哈哈哈大笑。 媽媽:「其實有乜令你覺得好好笑呢?」 阿仔:「有得意㗎。好攪笑㗎!」然後又繼續哈哈哈哈大笑。 爸媽:「唔⋯⋯」 *場地②:客廳 *年齡:當然又是兩歲幾 *背景:媽媽帶完阿仔玩積木樂園,爸爸問番玩了什麼。

童言集:光芒四射的⋯雞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光芒四射的⋯雞

小朋友的歌,大大話話都有幾廿個 Versions,同一個 Melody 唔同嘅詞真是司空見慣。我所指的,是幾歲人仔的同曲不同詞,而並唔係大家中小學那些充滿玩味的粗口意淫歌詞。😏 近期巧合學校同婆婆都教了不同 Versions,阿仔就來個炒埋一碟的 Medley 。 *場地:客廳 *年齡:兩歲幾 *背景:婆婆媽媽爸爸一齊同阿仔傾,在學校唱了什麼歌。 爸爸:「好,準備開始唱,一二三!」然後自製背景音樂。婆婆媽媽拍和。 阿仔搖住唱: 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 🎶 打開蚊帳,打開蚊帳, 🎶 有隻雞,有隻雞, 🎶 快D快D出黎,快D快D出黎, 🎶 照著我,照著你! 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 我腦裡面即時有隻充滿陽光氣色的雪雞,擺好甫士向著我。全部人笑到轆落地。 阿仔應該未知我們笑什麼,還沾沾自喜一齊笑。佢應該覺得自己唱得好好。 之後再唱,變種歌詞再來: 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🎶 🎶 打開雪櫃,打開雪櫃, 🎶 有隻蚊,有隻蚊, 🎶 快D攞把刀黎,快D攞把刀黎, 🎶 照著我,

童言集:A for ⋯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A for ⋯

和小朋友對話,真的很有趣。尤其是工作壓力大的時候,一句傻傻的童言也叫你忘卻不開心,會心一笑或開懷大笑。有時更甚會笑爆咀。 就讓這裡記錄一下這些開心對話,唔開心的時候拿來回味一番。 而這個系列是百分百真人真事。絕無虛構。 *場地:阿仔張床 *年齡:兩歲 *背景:剛剛叫做識講多少野。但未能完全掌握。 爸爸:「一齊玩 A 到 Z?」 阿仔:「好呀!」 爸爸:「A for ⋯?」 阿仔:「Airplane。」 爸爸:「B for ⋯?」 阿仔:「Banana。」 爸爸:「C for ⋯?」 阿仔:「Cat Cat。」 爸爸:「係 Cat 就得啦。」 阿仔:「Cat Cat。」 爸爸:「⋯」 阿仔:「Cat

坐月湊仔優先 尷尬放埋一邊
爆笑軼事

坐月湊仔優先 尷尬放埋一邊

一個滿面鬚根、披頭散髮、神情呆滯、短褲踢拖的中年男子,閃出百貨公司的升降機,慢慢走近一個內衣專櫃。 「唔該⋯」男子冇厘神氣的喃道。 「有⋯有乜可以幫到你。」店員連退兩步。 「唔該⋯我想配多一件,你地有冇貨?」男子從紙袋中抽出一個胸圍。 「⋯」 「之前買唔夠,濕左洗了乾唔切,想買多一兩個。」男子補充。 「唔⋯我睇睇。」店員好像明白了什麼。 「Thanks。」男子意會到店員的肢體語言,望望鏡。「嘩!頂!」立即撥一撥頭髮,點知越撥越亂。 「很少人會自己一個人來買。」店員已經完全明白並冷靜下來,並進入了 Aggressive Sales Mode。「是餵母乳吧。很容易弄濕的。不如買多三四個替換吧。」 「兩個得啦。」男子也進入 Defensive Consumer Mode。「只係買少少後備,驚洗唔切。」 「四個好D」同「兩個得啦」大約僵持了十五分鐘。最後男子不致失守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