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ged

突然有感

育兒路上不乏感動的事情,除了從子女的互動當中感受得到之外,當上父母之後的種種反思、和其他家長言談間的共鳴、著意社會上不同人士在育兒上的辛酸,也值得一一記下來。

越愛,越殘。
一家相處

越愛,越殘。

成長於還未有互聯網,生活日常滿是實體物件的年代,毒男爸爸從小就被教導要「惜物」,就算對待日用品也會盡量用得小心翼翼。因為在沒有虛擬資源的世界,用爛了的東西就沒了,不能再使用。 這種生活習慣,對書本的愛惜更甚。還記得,小時候想擁有一本書並不容易,父母知道小朋友三分鐘熱度,買了揭兩揭放埋一邊就會浪費,而一些比較精裝又充滿趣味性的書藉,往往相對昂貴。小時候的購書模式,多是和阿爸媽子流連書店和圖書館,遇到喜歡的書,要花盡口水,證明買回來不會浪費,還要約法三章好好珍惜,才有機會擁有。 所以我很深刻,人生中第一本,真正自己喜愛和要求購買的書。那是一本讀者文摘出版,厚厚的收錄了大量有關超自然現象的讀本,相比起教科書的中英數,百慕達三角、麥田圖案、巨石群、金字塔、失落的古文明、外星人線索,完全是另一個境界。就是知道一頁一字也得來不易,令我更加惜書。 但時代不同了,現在互聯網絡豈止普及更是氾濫,一機在手,莫說是區內書店圖書館,世界各地的海量資訊知識,打個關鍵字,已能搜尋出花多眼亂的結果,很多甚至是毫不相關和有害資訊。可謂買豬肉搭豬骨,不單止骨多過肉,仲要加塊致癌肥豬油。 現在要子女專注地吸收相關正確且一致的知識,

放負與肩負
突然有感

放負與肩負

坐落在城市裡的工商和學校區域,日間總是人流滿滿,入夜黃昏後人們便返回住宅區域。區間之中的規劃,會因人流作調整。 疫情下,人流的慣性轉變了。現在有為數不少的工作者會在家工作,學生更是全數在家網課,原本日間比較清優的住宅區,明顯地熱鬧了起來。 現在市民當然保持警覺,做好個人衛生防護,如非必要也不會去人煙稠密的地方。但飯,還是要食的。 午飯時間,閒日通常只有阿叔阿嬸三五成群打牙骹的餐廳,現在都擠滿了人。衣着整齊,雖然放飯但只能買回自己公司,在辦公桌獨自一角醫肚的打工仔;做好防疫功夫,衛生裝備整齊,因種種原因需要坐下堂食的街坊;一身烈火戰車鐵騎套裝,還全程焗在頭盔,有系統地互相飛單的外送專員;一袋二袋,要買齊一家幾口飯餸,去餵飽在家學習子女的外賣買手(毒男爸爸就是最後這類)。 想避開人流,找一間比較少人的餐廳,現在並不容易。原因不單是住宅區內的人多了,更是有部分食肆,因為職員染疫,或是以員工安全為第一考慮,近日也接連關門,休息幾天,睇情況擇日再營業。近一星期,附近商場裡停業的餐廳,甚至有一半之多。 市民留在家,飲食需求多了;餐廳關了門,糧餉供應少了。資源分配上的供求雙向失衡,

【親子文章】過來人
突然有感

過來人

年末的聖誕新年假期,人流明顯多了。地鐵車門打開,一對父母各自一個大背囊,拖著兩個小朋友,推著兩個行李篋,大汗疊細汗進入了半滿的車箱。 目測小朋友們大約三至四歲,滿臉笑容地把玩著手上的卡通人物吊飾,傍在一起的爸爸媽媽,臉容疲憊不堪但仍有微笑,想必是一家人渡過了一個非常夢幻的假期。 「小朋友!過嚟過嚟!」坐在車廂長椅上的叔叔拉著伴侶,起身揮著手:「叔叔嬸嬸讓位比你哋坐!」 父母禮貌地婉拒,叔叔熱情地堅持,就在他們客氣地互推互讓之間,腳仔軟的小朋友已老實不客氣坐了下去。 「你睇,小朋友佢哋都攰啦。」叔叔滿心歡喜,旁人也因看到這則好人好事而露出認同的微笑。 一瞥這對年輕夫婦,卻發現他們神情有點尷尬,並且金精火眼地盯著兩個小朋友,明顯有點不自然。 列車規律地晃動,一個站,兩個站,三個站,搖得我也打起瞌睡來。 突然,被一道激動得來但被努力抑壓音量的叫嚷驚醒了:「頂住!頂住呀!重有兩個站咋!」原來是剛才的媽媽,無助地望著昏昏欲睡的孩子,一起舂眼瞓。 「頂住呀!你唔係應承過我,今晚一齊食牛扒,一齊砌 LEGO 㗎咩?!望住我!唔好合埋眼呀!

【親子文章】雙向
一家相處

雙向

很多朋友在小時候,都會有一些只有至親的人才有的共同回憶,那些奇特的乳名、獨有的相處方式、窩心的戲言,總之就是一些父母兄弟姊妹之間,一講就會勾起回憶,但隨時暴露自己黑歷史的東西。 自從哥哥大約三歲,能夠做到簡單對答開始,然後到細佬出世一直長大,父子之間就有一個小戲言: 「你哋有一日高過我就要照顧我啦。」 當然,戲言歸戲言,我並不會計算,到有一天他們高過我,就講句「阿仔我不想努力了」然後躺平等照顧。況且現今世界的奶粉何等神奇,食得個個小朋友肥屍大隻骨格精奇,隨時他們十二三歲就高過我(本身是個矮仔的毒男爸爸,這情況一點也不出奇)。 雖然得啖笑,但這個戲言,的確為我和兩個小朋友,開拓了大堆有關成長話題的切入點。就算這一兩年,兩個小朋友都長大了,我也解釋過這都是戲言,但他們仍會不時窩心地湊近我,拼一拼高度,期待快一些可以照顧我。 講到照顧,近日家裡有老人家病倒了,還入了醫院,於是便要四圍頻撲,處理一連串的突發環境。我也沒有隱瞞,和小朋友說明了情況,告訴這兩星期爸爸因何會出出入入又要夜返,陪伴也相對少了。 兩隻馬騮出乎意料地懂事,著我放心去照顧。這段時間有迫不得已爽約的情況,細佬就會做我代言人,和親戚朋友解釋今天爸爸沒有出席的原因。哥哥就扭個彎安慰我,

【親子文章】Phone 之谷
突然有感

Phone 之谷

世界在變,但我讀郵件的緩慢速度卻從來沒變,由一封一封實體信件,到數位化的電子郵件,之後在電腦上簡略成更像對話模式的 lCQ 然後 MSN,再到近代移師智能電話上的各種訊息群組。 每位有在學子女的父母,電話𥚃少不免會有一兩個,甚至更多的家長 Chatroom Group(俗稱「Chat谷」)以方便溝通。這些谷有大有細,大如全校全級的八卦谷、正規的校方資訊發報谷、班別獨立的專屬谷、活動衍生的炸相炸片谷,包羅萬有。 每個可以多達幾十人的家長谷,一人一句已經不得了,更何況每當遇到熱哄哄的題目,一人N句,多谷共鳴,何等熱鬧。高峰時期,就是不斷「鄧櫈燈鄧櫈燈」地瘋狂在響,通常還要響在開會忘記切換到震動模式時。再次拿起電話,未讀訊息隨時數以百計,都咪話唔震撼⋯ 而熱哄哄的題目,究竟有幾宏大,有幾影響全人類?都不外乎是,明天要穿整齊校服定體育服的衫褲鞋襪黑白配、永遠在著好校服前幾秒才扯起的三八號風球跟紅黑雨上課安排、在波濤洶湧的疫情之下的停課覆課網課調課時間表,諸如此類。 貫徹自己其中一個為父理念:越走近小朋友的生活,就有越多相處了解的機會。所以在阿仔小學一年級開始,

【親子文章】神奇的棍
突然有感

神奇的棍

少林功夫溝埋足球,有得搞;瀨尿蝦溝埋手打牛丸,都有得搞。這些原本看似風馬牛不相及,但鬼才般的 Crossover,的確是頗有驚喜。 近期毒男爸爸,就發現了一個有趣的類似產品,繼之前細佬要求的蒸焗爐,這次輪到哥哥。(註:細佬的軼事記錄在之前的【無量空肚】文章) 話說哥哥,在一個哈利波特禮物包裝盒內,找到一本小小的宣傳書仔(係呀又係宣傳書仔!)。無聊地翻閱之際,看到一件精品:一支「魔法棍」溝埋「遙控器」的中二魂產品! 好奇之下,我們上網找了和這支棍有關的一些廣告和教學片段。和上次細佬呆望著蒸焗爐宣傳單張的情況不同,這次是三仔爺同時被畫面完全吸引住⋯⋯ 老婆額頭大大滴汗走近,看到影片裡,一個打扮成魔法師的女士,拿着設定好的遙控器輕輕揮動,開機!熄機!轉台!調整音量!一支棍搞掂!恍如置身魔法世界一樣,係咪媲美少林足球同瀨尿牛丸先?! 「喂!⋯」老婆嘗試叫喚專注的我們。 三個男人的頭徐徐轉向她:「嘩~勁呀~~」 相比之前的蒸焗爐事件,以為遙控器算是小兒科,但這次卻一波三折。

上氣(唔接下氣)與十頑童傳奇
突然有感

上氣(唔接下氣)與十頑童傳奇

宅在家做乜好?其中一樣當然是煲劇。毒男爸爸不好韓劇,所以近期來來去去,當然還是超級英雄片種。 完成了《WandaVision》和《The Falcon and the Winter Soldier》之後,看到的不單止是幾個 Marvel Universe 的重要角色,在「後 Endgame」的脫變。留意影集的投資拍攝和上映鋪排,不難看到在現今全球疫情的新恆常之下,娛樂影業由大銀幕轉化到串流平台的變陣。 這個變陣,並非單向性由一種模式完全轉到另一種,而是同時並行。大銀幕配以串流平台,就好像面授課配以網上課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 之前還努力習慣網上課的節奏,突然就來個回校面授再失驚無神加插測驗評估;之前開始習慣每星期定時追劇不時上 Twitter 看觀眾反應,突然漫威影業就悄悄地釋出新電影《尚氣與十環幫傳奇》的宣傳片。 單看我們喜愛,出自香港的影帝,在短短兩分鐘的宣傳片中,造型比外母嫁女全日 Rundown 還要多,已經令我很想入場睇。但疫情下又得小心為上,要再睇情況⋯⋯ 在幾乎任何事情,

心跳。回憶。
突然有感

心跳。回憶。

連續幾天聖誕假期,疫情下的新日常當然是盡量留在家。適逢已經是學校假期,也沒有趕頭趕命的網上學習課,目標一於每日自然醒! 唯獨是拆聖誕禮物的早上,兩隻馬騮比平日返學更早已經起床,刷好牙洗好臉,迎接歡天喜地的一刻。由於疫情下缺少運動,今年的禮物是屬於男孩子對戰系玩具,務求加大活動量且盡快消耗他們核動力級別的精力。 不出所料,他們拆完禮物之後便立刻進入狀態,拿著玩具整天無間斷地出盡力玩。我又怎能只是觀戰,也給他們拉著,愉快地一起跑來跑去一起玩。 毒男爸爸這副老骨頭,比他們更早斷電,不到一小時,已經跌在床頭上小休。 對戰系玩具對男孩子來說,真是很代入而且樂在其中,兩隻馬騮見有一方不支倒地,豈能不乘勝追擊。哥哥細佬立即來個無情飛撲,像摔角手般壓在我的身上。 我帶笑慘叫,骨頭都碎:「喂⋯休息一陣先。」 然後一手抱實兩隻馬騮,才意會到他們已經長大了很多。哥哥已經有我半個人高,細佬就重如千斤墜。劇烈地通屋走之後,全員的心跳噗噗的強烈在鼓動。 空氣靜了,此刻就只有三仔爺的心跳。 對上一次比較著意感覺到阿仔的心跳,也大概是回到餵奶掃風的日子,應該是未滿歲半之前。那時候,阿仔吃飽就軟軟的伏在我心口膊頭,還記得我會用他們的心跳作拍子去掃風。 相比起以前,現在他們的心跳確實強勁了許多,也不再是一舊飯,而是會有互動地表示也感到我的心跳。

三十六著
突然有感

三十六著

自從買了一些有關成語諺語的書本之後,兩隻馬騮開始對語文產生了求知慾。原來簡單單幾個中文字,就能夠表達長如整篇文章的意思,背後更有歷史典故和出處,隨著時代改變,也有與時並進的詮譯和例子。 於是我們久不久就會從書本、報紙、生活經驗、或是婆婆推介,去講一些平日有機會接觸到的成語或諺語。 一直應為,成語諺語的知識通常比較「速食」,字面意思加背後故事,通常十五分鐘內就能滿足整個求知過程。 今天,突然來了個「三十六著,走為上著。」 一個普通不過的諺語,大概意思是,當很多方法也好像行不通,面對極其險境的時候,逃走避開將會是最好的策略。 簡單解釋完,已經有人問:「爸爸,有邊三十六著呀?」 在阿仔求知模式啟動之下,這個問題很合理。而我真係唔知。 於是,一句「Good Question!」帶過,然後再去研究一下,何謂三十六著。發現原來每一著,也是另一個成語或是諺語。 原來想來個「番外編」去用這三十六著,開始同阿仔講一下,面對困難和危機處理有關的課題。但仔細看完這三十六著之後,發現它們其實並不太適合幾歲的小朋友,因為它們大多是直接連繫到行軍打仗,

世界奇妙物語
突然有感

世界奇妙物語

突然間,腦海裡浮現了一場四乘四百的接力賽。但和一般比賽不同,這是一場馬拉松式,充滿娛樂性的耐力表演賽。選手們不是簡單地以速度取勝,而是要精準地,把接力棒一手交一手,無間斷地考驗耐力。 到底如何精彩,且看由二月十一日上午七時三十五分,史上最爆的接力賽起步的一刻: 起步鎗聲一響。第一棒,是學識淵博,說話文路清晰的陳老師。他一手拿書一手拿著鏡頭自拍,把心中想要傳遞的知識,一邊跑一邊錄影下來。雖然是嶄新的跑法,但由於他經驗豐富,總算是拿捏得來。 嘩!鏡頭一拉開,原來開跑的不止是陳老師!李、張、黃、何老師,也同時在起跑處衝了出來。他們也和陳老師一樣,一邊跑一邊舉機錄製充滿各人風格的教材。大家出盡渾身解數,把功力轉化成一段又一段的教材接力捧,進入交棒區。 跑第二棒的,是求知慾強,努力不懈的周同學。眼見陳、李、張、黃、何老師,手握教材接力棒一湧而來,儘管心裡已有準備,始終只是小學生一名,額角瞬間冒了一道冷汗。小手一伸,五六支接力棒已經到手。望著接棒區跑得有點氣喘的老師們,

一世朋友
一家相處

一世朋友

咖啡時間或放工後,都會和友人相聚閒談,分享一些生活點滴,發洩一下情緖,天南地北一番。而能夠在飄著一點咖啡香的環境,或瀰漫著時尚音樂伴啤酒的氣氛下,暢所欲言,實在不容易。 說到底,朋友也有層次之分,由酒肉朋友到知己密友,光譜很闊。究竟要和一個朋友,去到那一個程度,才能一坐下就能無所顧忌,敞開心扉去對話和分享?大概要去到相知深厚的老友級數吧。 那大家和子女的友情,又去到了那一個級數呢? 育兒的其中一個大道理,就是要和子女成為朋友,讓我們成為他們生命的一部分,同行並一起成長。 道理永遠顯淺,但實行上卻不容易。 有天下午,望著面前一位相識了差不多十年,一起經歷職場上風風雨雨,互相信任的朋友。我呷著一口咖啡,用一個曖昧得來奇妙的眼神望著他。 佢:「眼甘甘望乜呀望?」 我:「你估我地個仔會唔會願意同我地一齊飲野?」 佢:「如果用你而家嘅眼神,一定唔會!」 我:「我乜眼神?」 佢:「連我唔係你個仔,都覺得你煩嘅眼神。」 我:「哎⋯慘⋯如果覺得煩,佢就睬我都傻。」 佢:

留。感。
健康要緊

留。感。

流感高峰期,哥哥中招,為了治療兼防止傳播疾病,只好乖乖留在家中。之後疫情加劇,提早年假,更加要好好休養,準備及後的農曆新年活動。 老實說,這段時間,對小朋友來說,是突如其來的悠長假期;但對家長來說,卻是措手不及的展開。每日身邊的家長朋友,呻著白交學費,日日揦手唔成勢;報章雜誌和普羅大眾,各自專業地表述著流感疫苗的好與壞;同時又看到流感死亡的個案,心情也變沈重。 嚴重的疫情、病了的家人、泛濫的資訊、將至的新年、加上本身的工作,幾乎是全個悲喜的光譜,的確要深深吸口氣,才可以冷靜持平地處理這段時期的各種事情。 經過了整整一個月,回歸恆常,沉澱下來,終有時間雜亂地記下一些軼事感想: 平日湊仔的早上更表,是毒男爸爸負責的,基本的恆常,是在早上 45 分鐘的法定時間內,先努力爭扎起床梳洗換衫,阿仔同時交叉走位做相同的準備,加食個極快早餐,然後飛奔去上學和返工。 哥哥停課留在家的頭幾日,本來覺得會瞓到隻豬的他,只是多睡十分鐘就起床了。而細佬,無論是否返學,總是和哥哥一齊起床。於是,

書本以外的人生課堂
突然有感

書本以外的人生課堂

工人姐姐剛離開了,是完完整整的四年雇用期,她選擇不續約,好來好去一切安然,原因是回鄉結婚。在此暫且給個化名,Eso。 在物色新工人姐姐的同時,我們更需要處理大仔的情緒。由大仔半歲到現在四歲半,朝夕相處,四年話長不算太長,但由一舊飯只有食瞓痾的嬰兒,湊到口齒伶俐古靈精怪的馬騮,的確經歷了很多。相處上,我們要大仔對 Eso 有禮,亦表明要 Eso 別寵壞大仔,身分上的對等和尊重,使他們建立了比較像朋友般的關係,我和老婆尤其喜歡看他們互相頂嘴,攪笑非常。 除了書本上的知識以外,人生有很多事情,都要在書本以外尋找。如待人接物、舉止禮儀、情感上的處理,全是易學難精之事,不是敎一次兩次,或是填鴨洗腦式灌輸,就能精確掌握。這些全都要一點一滴累積起來,才能明白箇中的微妙之處。毒男爸爸認為,學術上的課題大可以交托學校,而父母在教育上,更應幫助擴闊小朋友的眼界。如果父母永遠保護式的阻隔負面事件,小朋友就會像溫室之花,受不了風雨。 由知道 Eso 要離開,已經開始逐少逐少為大仔準備。對他來說,

在職父母的不等價交換
突然有感

在職父母的不等價交換

家庭永遠比工作重要,相信大部分人都同意。但怎樣身體力行做得到,卻未必人人可以。近一年間工作上真的頗辛苦,最大的挑戰,是時間分配和壓力處理上的失衡,雖然未能說對家庭造成影響,卻使自己忽略了「家庭永遠比工作重要」的大理念。 其實已經常常自我提醒,一切需要「家庭優先」。但當努力工作,也是為了給家人和子女更好生活的時候,去執行「家庭優先」這指標上確實有點難平衡。在分配時間上,去努力工作或是家庭相處,這條線實在非常之難畫,皆因這樣已不再是那方面優先,而是時間資源不足的取捨。 很多人會認為這是等價交換,又或是 Opportunity Cost,簡單如要達到目標,就得犧牲另一些去交換。個人認為,這是一個比較學術性的看法,實際上,因為很多其他因素,付出的未必和預期得到的相稱。 舉個例,疲累到一個點的我,等火車時可以選擇坐櫈或排隊,我放棄了坐低休息而去排隊,心想為了可以上到車。但是車到時,可能因為頗滿坐,就算排了隊也未必能迫得入。所以極其量我只能說,用可以坐下休息的機會,去換取增加上到車的機會,而非實際上到車。更不說有些不跟遊戲規則的人,坐完櫈還要彈過來插隊。 仕途上,

相遇在人生的起點
突然有感

相遇在人生的起點

經典一句「不能同年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日死」,何其浪漫的信念,更可以構成一個個淒美的愛情故事。想想,在茫茫人海之中,偶遇一個同年、同月、並且同日生的人,實在需要一定的緣份。 毒男爸爸直到現在的一生中,有幸遇上兩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朋友,一位是大學時代,一位是高中的同學,記得與他們的相處,也好像帶點 Soulmate 的感覺。與身邊的朋友比較,我遇到兩個已經算多,而到底時至今日,遇到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朋友,可會相對容易一些? 答案是真的容易很多:因為與其相遇在人生的某個交叉點,倒不如相遇在人生的起點,即是出生日。 而大仔一出世,其實就已經聯繫了十幾個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嬰兒。皆因資訊發達,一班期待中的準媽媽,在一連串害喜症狀的伴隨下,一早已經在上網吹水攞料購物互相鼓勵,造就了很多媽媽群組的成立。而當新生命到來之後,同一日出生嬰兒的父母,就自然聚在一起組成更細小的朋友圈,為這班同年同月同日生日的小朋友對親家,Sorry... 係為這班小朋友找成長伙伴,而當中家長間也可互相支持和交流。 還記得大仔出世的那天,在助產士處理老婆產後事宜的時候,一個人無力跌坐產房外。淡然一望,身邊已經坐了一個比我更頹的爸爸。我們用僅餘的氣力作以下非常簡短的對話: 我:「Hi。

資訊 不能盲信(續篇)
突然有感

資訊 不能盲信(續篇)

剛好一個月前,寫了一篇有關資訊氾濫年代的感想。那篇【資訊 不能盲信】,主要是提及有關各式各樣的文章,似乎濫用了「專家指出、調查發現」等字眼,使家長在蒐集育兒資訊上,增加了難度。 原來除了主動去接觸資訊以外,很多時候資訊會主動地如洪水般衝過來。在短短的這個月間,就發生了兩個被受社會熱議的法庭個案,面對整日在不同地方的洗板,大眾的各抒己見、網民熱議、媒體轉載、私訊分享、茶餘吹水、加鹽加醋,這一碟資訊大雜燴,的確有點令人吃不消。 今天坐電車,短短的中環至灣仔車程,就聽到兩位阿叔有以下對話: 「好似判咗,20個月。」 「嘩,好唔公平啫。」 「有乜唔公平呢請問?」 「車!另一單兩年喎!」 「吓?點比較?」 「喂打幾下,又唔係重傷,仲重罰過公職失當?」 「我唔明你點比較,你即係話呢單判重得滯,定果單判重得滯?」 「哎呀我都好亂!講到尾,咪又係圍內自己友玩曬⋯」 「我仲亂過你。你究竟知唔知自己講乜?」 「我朋友話呀!啲外藉法官都有偏見啦!

會動的全盒
教育教導

會動的全盒

幾歲的小時候,每逢農曆新年,最興高采烈所期待的,莫過於逗利是。那時候,家校距離很近,十五分鐘腳程就可以到達學校,車費也不需要。而對一個廿蚊一星期零用錢的小學生來說,逗利是如同發大財。每年一月頭時份,就已經想著用新年財買甚麼。 以往的十蚊,已經可以有很多玩具選擇,但現在的廿蚊,扭個蛋也不夠。加上現在物質相對比較充裕,很多小朋友未開聲,禮物已經到手。區區幾廿蚊利是,吸引力其實已大減。 時代改變,送㺅迎雞,現在新年團拜,對小朋友來說,究竟有甚麼比利是和紅包更為吸引?答案係:手機和平板電腦。 今早和同事說起,過農曆年幾天假期的經歷,言談間無不感到這些科技所帶來的無奈。當你弄好熱茶,準備奉上訪客時,見到一邊廂家長們忙於碌電話,另一邊廂小朋友們就圍在一起打機睇片,的確非常冇癮⋯一句「派利是啦」,淪落得和「開飯啦」同一下場,無論幾大聲,多麼聲嘶力竭七情上面,小朋友也是無動於衷,確實無奈。 當全世界也在講 Mobility 的時候,流動銀行、流動圖書館、

資訊 不能盲信
突然有感

資訊 不能盲信

口水多多的毒男爸爸,常常也有機會和朋友談及湊仔經驗。記得有一次講到小朋友亂掟嘢,朋友說:「我有朋友同我講睇過一篇文章,話調查發現大部分小朋友,三歲前其實應該比佢自由掟嘢。」 驟眼看來,句子很通順,訊息明確。但,你會怎樣接收和處理這個資訊?今次想分享的,重點並非放在資訊本身,而是它的可參考性,它的來源和質素。 以上說話,由調查、到文章撰寫、到朋友閲讀、到轉述(可能不止一次)、到最後再轉述給我,中間隔了五層以上。像以訛傳訛遊戲,五個人排排坐,訊息由第一個傳到最後一個,相信已經高度失真。而其實,聽入耳中令我最為警覺的,是「調查發現」四隻字! 現時很多文章資訊,往往濫用了「調查發現」或「專家指出」等詞語,用以提升文章的可信性。普通一句「第二胎普遍陀得比較辛苦」「側睡有助小朋友呼吸」,換成「調查發現第二胎普遍陀得比較辛苦」「專家指出側睡有助小朋友呼吸」,層次立即升格了。 加幾個字,何其容易。但大家應該多加注意這些詞彙:

知足才知福
突然有感

知足才知福

開學個幾月,大仔在享受校園生活的同時,也經歷人類免疫力躍升的必經之路:即是病,病到腳軟果種。 大仔,週末已經兩行鼻水,昨天更是又嘔又痾。今早老婆帶他去看醫生,午後接過電話了解情況,還是決定放低手上的工作,回家幫幫手。 生了大細仔之後,對病痛痾嘔有了新的體會習慣。大人世界,飲大咗甚至大病,要嘔吐還是得盡量顧及禮儀和衛生,努力忍到洗手間才吐。小朋友則沒有這個法則,他們話嘔就嘔,是水柱式的噴射,視乎他們嘔吐時的角度,又細分「一地都係」「一身都係」或「阿爸阿媽成身都係」,跟據毒男爸爸的經驗,紀錄上最遠射程可達幾乎兩米。當父母的大家,可能比較有機會看到如此情景。 也並沒有說在前面,細仔出世已有的濕疹,已經有如龍珠漫畫中,悟空悟飯進入精神時光屋之後,超級撒亞人的那種理所當然的恆常狀態。細仔是笪笪紅色的濕疹,他們則是金黃色的頭髮,相信痕癢程度和撒亞人戰鬥力,已經相同地達到習以為常的階段⋯ 幼稚園比幼兒班更多班、更多小朋友、更多病菌,大仔的病無可避免;天生敏感,免疫力失調,細仔的濕疹也要接受。控制不了的事,還是換個角度看,樂觀些罷,

告別N班的好老師們
成長太快

告別N班的好老師們

上學的日子,一半時間在學校,一半時間在家中,所以要教好一個小朋友,老師和家長的時間比重其實差不多。家長愛子女,毋需置疑,如果有幸遇到好老師,一定更能幫助他們成長。所指的「好」並非單純的「錫」,而是了解小朋友的情況,循循善誘並加以施教和協助。 毒男爸爸自小已經有不少親身經驗,知道無論學校有多出名,師資有多優良,能找到一個適合的老師,比一切更重要。因為好學校好師資,也只不過是成材的部分元素,我心目中的好老師,往往就是能夠適合所有班裡的學生,明白他們的不同需要,因材施教。 很幸運,大仔N班就遇上一班好老師們。就以大仔為例,他有少許感統問題,對大聲響和畫面敏感,老師們起初就盡量把他坐到後排並抱著他,然後慢慢移近聲畫來源助他適應。他又因為有天生散光要戴上眼鏡矯正,老師們又助他習慣,鼓勵他戴上又和同學仔解釋,不足一個星期大仔已經完全接受臉上的那副眼鏡。每當頭暈身㷫,一張小黃 Memo 著老師們多給他水飲,必定冇甩拖。打風落雨,又要和家長們溝通以報平安。一但流感手足口病季節例必打醒十二分精神。 這些那些,加起來真的並不容易。而現實上可不只是我們,而可能是整班小朋友的家長們。⋯寫到這裡,

歸心似箭
突然有感

歸心似箭

「各位乘客,您好,呢個係來自機長嘅廣播。我們預計在40分鐘之後降落到倫敦希思羅機場,預計抵達時間為當地六點五十分,現在當地氣溫為攝氏18度,天色清朗。請您扣上安全帶準備降落。非常感謝您今天的搭乘我們嘅航班,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。」 久不久還是逃不掉一些必要的 Business Trip。公幹和旅行不同,食住未必好,工作時間趕急,放工又要應酬,早出晚歸冇覺好訓。以前一個人自由身還好,在公司許可之下,前後多留幾日,漫無目的地遊歷一下,實在是不錯的補償。 結婚後還可以,時間許可能和老婆一齊飛一趟。但有了小孩後就真的完全不同了。當然,毒男爸爸仍然是很想到處遊玩一下,但心裡更加記掛的,是家裡的老婆和兩個豆丁。 對上一次公幹,是大仔大約一歲生日加撞上情人節。今次,細仔六個月,但大仔已經三歲多,思路已經很清晰,說話更是有板有眼。 平常早上返工的我,出差那天是零晨機,出發前還和家人晚飯。大約出發時間,低調拿起背包拖了行李,小聲地和大家笑著說「拜拜,好快返來」。不出所料,大仔第一個彈起來。 「爸爸你去邊呀?

我會記得這個父親節
突然有感

我會記得這個父親節

「爸爸返嚟啦!!」大仔成隻企鵝扭下扭下地衝入房。 「比你㗎,你拆啦。」然後拿著一袋東西衝返出來。 「你唔係有嘢要講咩?」媽媽從旁提醒。 「爸爸,父親節快樂!你拆啦。拆啦。」一隻儍企鵝在跳跳跳。 「多謝。乜嚟㗎?不如一齊拆吖。」 「食得㗎,食得㗎。」跟據毒男爸爸目測,膠袋裡有一塊麵包、一張卡、和一個小布袋。 一早知今天大仔有攪作。但始終公司還是遲了放工,乘的士火速回家也已經是晚上九時多。 「開呢個先。」大仔已經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塊方包,那是一塊用曲奇模造出來的 Hello Kitty,一大塊貓臉加上朱古力作眼和口。 「點解係 Hello Kitty?」送卡通公仔比我😅? 「貓嚟㗎。好攪笑㗎。你睇。呢⋯呢個係眼睛,呢個係鼻哥,係朱古力嚟㗎。好食㗎。」一邊說一邊已經挖下一隻朱古力眼放進嘴裏。 「佢一早已經想食。做這個的時候應該喺學校食咗唔少。」老婆笑著解釋。 「爸爸同我分享呀。」大仔向媽媽說,然後挖下另一隻朱古力眼睛⋯ 平日大仔的作息時間是九時,

兄弟之間的牽絆
一家相處

兄弟之間的牽絆

這是【阿仔變哥哥 醋意點收科】的續篇。細仔不經不覺已經四個幾月,由細仔見肚開始,就努力為大仔的情緒作準備。現在是時候總結一下教導新手哥哥的經驗。 總括來說,我們在細仔出世之前,對大仔所做的準備非常有效。在老婆臨盆前幾天入院,大仔已經很乖的幫忙準備細佬的物品,他甚至預備了一些他喜愛的玩具話要送給細佬來歡迎他。我們有講有笑,心知他的心理上已經充分預期細佬的出現。 下一個關卡,應該是實際看到細佬回家的一刻。無論之前作了幾多的準備,短兵相接的一刻,才是見真章的時候。為了安全起見,我們更準備了 Contingency Plan:一份既大份又有意思的禮物,當成是細佬送給哥哥的見面禮,而我們選了的,是一塊畫畫白板加ABC磁石學習貼。一來大大份,二來亦可以叫大仔用這塊板教細佬知識。 重要時刻。當大門一開,媽媽抱著細佬出現的一刻,大仔完全沒問題,還主動走到媽媽身邊講:「細佬出咗嚟啦」,然後再上前錫了他一啖。因為這句,我和老婆肯定大仔一早已經接受了細佬,而他只是「由大肚子走了出來」,就這樣我和老婆對望一笑,鬆了一口氣。當然,買了的禮物還是會送,大仔看著大大塊白板,開心到不得了,再上前錫多細佬兩啖講多謝。媽媽入房餵奶,

痛快的人生戰役
突然有感

痛快的人生戰役

「不如你唔好肚餓啦。」 這句話,聽起來有些荒誕。但相信大家都明白,也很易理解,我們是不能夠叫一個肚餓的人唔好肚餓的。因為這是一個生理反應,餓就是餓,以科學角度解釋是一個身體給腦袋的訊號,不能單去想不餓,就會飽。 但同一句說話,換了場景,對一個愁眉苦臉的朋友,一句「不如你唔好唔開心啦」卻變成不會太陌生。說的也是,日常生活中很多時候也會用這句來「安慰」人。係呀,有乜問題呢?那就試試回想一下,對上一次你情緒低落,朋友對你說「唔好唔開心啦」的時候,有什麼感覺? ⋯「多謝關心,但你估唔諗就真係會開心番咩?唉⋯」大概是這種感覺吧? 其實,學術上「唔開心」和「肚餓」性質上也很類似,他們同樣是身體給腦袋的訊號。沒錯他們的分別在心理上和生理上,但細看之下從科學的角度去解釋,「心理」也只是神經系統運作下的「生理」反應,是神經系統的某些東西,把情緒的訊號帶給我們。科學理論就止於此不再深究下去,但有了這個概念,

第二胎的感謝信
一家相處

第二胎的感謝信

二仔滿月了。 不要以為第二胎,經驗老到。其實湊初生嬰兒,經驗只是基本,最大的挑戰,是時間分配,尤其是在職的朋友。這個月,由於毒男爸爸在工作量上失去預算,所以此非經驗問題,最嚴重的問題是沒有時間。而這個問題,最破壞性的是會影響情緒,產生磨擦,並與湊初生嬰兒的壓力形成惡性循環。 這是一個和大仔完全不同的境況。記得大仔出世的時候,有充分的時間準備,去平衡工作和家庭的比重。但這次,公司殺出一個突如其來的任務,原本計劃好的一切完全不能如想像般實行。基本上這個月來每晚回家已經是九點以後,大仔已經睡了,老婆則努力湊細仔。雖然這次也有很多支援如婆婆陪月工人姐姐,但老婆很多事情也是親力親為的。 每日,我的公司事務日常會議,一個接一個,她的家裡事務餵奶換片,也是一個接一個;當我在公司,面對四方八面政治毆鬥的時候,她就在家裡,處理親戚長輩湊B分歧。太約三個鐘頭的不斷循環,我覆 Mail、開會、跟進,老婆餵奶、掃風、換片。我很明白,老婆儘管全職在家,湊兩個仔也並非易事,我放工後還可以休息,但老婆卻是廿四小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