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dult Daddy

Kidult Daddy

98 posts published

交換
遊玩至上

交換

近來「暑假」完了,復課後多了活動,良久沒有聚首一堂的朋友仔,終於有機會面對面玩餐飽。新一波疫情下小朋友又像被「Blip」走了好幾個月,一見面頓覺又長大了很多。 面對被長時間困住的小魔怪們,學校特意著重去重啟學生的社交功能,鼓勵多和身邊人互動,老師更提醒如果有哥哥姐姐細佬妹,就更加要把握機會,少點武術切磋,多點交談。 不知是否見多了小朋友,兩隻馬騮突然提出: 「我好想要個細佬呀!!」細佬話。 「我都好想要個哥哥呀!」哥哥跟機。 經典要求,相信很多父母已有聽過,但生兒育女要從長計議,更不能回到過去為哥哥再添個哥哥。所以面對這個問題,通常只會輕輕帶過。 但諗深一層,扭一扭,其實並非沒可能。 如果把兩兄弟身份交換:變了細佬的哥哥,就會有一個細佬扮演的哥哥;變了哥哥的細佬,就會有一個哥哥扮演的細佬。這樣就可以滿足兩隻馬騮的要求,而作為儍佬一名的毒男爸爸,我們果真把這概念實行了,貫徹無聊事認真做的精神。 首先,兩兄弟要為自己寫下一張列表,就像是故事裡面的人物設定,教扮演這身份的人如何「做自己」。 這個過程出奇地開心,一家人嘻嘻哈哈,粗略談遍每天的大概流程,記下必做的事情和一些生活小習慣。

小分享:自己領域自己負責
教育教導

小分享:自己領域自己負責

話說哥哥細佬已經去到一個乜都要有 Say 的年紀,不單止食乜、玩乜、去邊,甚至乎我做乜都關佢事,但應該去好好管理自己的東西,偏偏就唔關佢事⋯ 兩兄弟一直同房,基本上除了自己返學的書本習作和底衫褲之外,幾乎所有東西也是亂放。常常看到掛屍床邊的圖書,叫兩隻馬騮執好佢,一個就「呢本書唔係我睇開」,另一個就「我冇印象我有睇過囉」,耍來耍去然後走咗去。 為了增加小朋友自身的責任感,近日決定為他們分家,把書枱書櫃和床整合,架設一個自己需要管轄和負責的空間。 和小朋友一起構思怎樣區間的時候,我提出了不如做一個類似門牌的裝飾,去代表自己的範圍。由他們去決定裝飾主題,透過一起參與創作過程,也能提升歸屬感。 上網有很多選擇,但很多也是現成的設計,只是刻個名字上去,我覺得未夠個人化。最後從朋友介紹的店中,找到了一所木藝製作室,看到社交網頁的成品分享,正是我心目中想要的風格。 不出所料,哥哥細佬立即就決定了用哈利波特主題。我們一起在網上尋找喜愛的圖案,當然他們就想把故事中所有 Iconic 的元素放入其中:霍格華茲校徽、Gryffindor 標誌、閃電傷痕、不同角色的魔法棒、Death Eater

越愛,越殘。
一家相處

越愛,越殘。

成長於還未有互聯網,生活日常滿是實體物件的年代,毒男爸爸從小就被教導要「惜物」,就算對待日用品也會盡量用得小心翼翼。因為在沒有虛擬資源的世界,用爛了的東西就沒了,不能再使用。 這種生活習慣,對書本的愛惜更甚。還記得,小時候想擁有一本書並不容易,父母知道小朋友三分鐘熱度,買了揭兩揭放埋一邊就會浪費,而一些比較精裝又充滿趣味性的書藉,往往相對昂貴。小時候的購書模式,多是和阿爸媽子流連書店和圖書館,遇到喜歡的書,要花盡口水,證明買回來不會浪費,還要約法三章好好珍惜,才有機會擁有。 所以我很深刻,人生中第一本,真正自己喜愛和要求購買的書。那是一本讀者文摘出版,厚厚的收錄了大量有關超自然現象的讀本,相比起教科書的中英數,百慕達三角、麥田圖案、巨石群、金字塔、失落的古文明、外星人線索,完全是另一個境界。就是知道一頁一字也得來不易,令我更加惜書。 但時代不同了,現在互聯網絡豈止普及更是氾濫,一機在手,莫說是區內書店圖書館,世界各地的海量資訊知識,打個關鍵字,已能搜尋出花多眼亂的結果,很多甚至是毫不相關和有害資訊。可謂買豬肉搭豬骨,不單止骨多過肉,仲要加塊致癌肥豬油。 現在要子女專注地吸收相關正確且一致的知識,

放負與肩負
突然有感

放負與肩負

坐落在城市裡的工商和學校區域,日間總是人流滿滿,入夜黃昏後人們便返回住宅區域。區間之中的規劃,會因人流作調整。 疫情下,人流的慣性轉變了。現在有為數不少的工作者會在家工作,學生更是全數在家網課,原本日間比較清優的住宅區,明顯地熱鬧了起來。 現在市民當然保持警覺,做好個人衛生防護,如非必要也不會去人煙稠密的地方。但飯,還是要食的。 午飯時間,閒日通常只有阿叔阿嬸三五成群打牙骹的餐廳,現在都擠滿了人。衣着整齊,雖然放飯但只能買回自己公司,在辦公桌獨自一角醫肚的打工仔;做好防疫功夫,衛生裝備整齊,因種種原因需要坐下堂食的街坊;一身烈火戰車鐵騎套裝,還全程焗在頭盔,有系統地互相飛單的外送專員;一袋二袋,要買齊一家幾口飯餸,去餵飽在家學習子女的外賣買手(毒男爸爸就是最後這類)。 想避開人流,找一間比較少人的餐廳,現在並不容易。原因不單是住宅區內的人多了,更是有部分食肆,因為職員染疫,或是以員工安全為第一考慮,近日也接連關門,休息幾天,睇情況擇日再營業。近一星期,附近商場裡停業的餐廳,甚至有一半之多。 市民留在家,飲食需求多了;餐廳關了門,糧餉供應少了。資源分配上的供求雙向失衡,

童言集:疫下潮語教室
爆笑軼事

童言集:疫下潮語教室

久違了的童言集。還以為小朋友已經長大了,沒有機會再寫,但原來除了牙牙學語,語言學習上也會有值得記錄下來的有趣話題。 *場地:家裡的飯枱(疫情下,比以往更多同枱食飯時間) *年齡:哥哥將近九歲,細佬六歲 *背景:小朋友近日因為時常聲到一個新穎的詞彙,就好奇地去問 「乜嘢係『動態清零』?」哥哥突然問。 這個詞彙近期果然熱爆,就連小朋友也知道。但是,這個大朋友也要翻查一翻才明白的高深學問,要解釋給小朋友知道,著實有點難度。 個人頗為喜歡,網上看過一個用「打麻雀做牌」的比喻,不過當然不適合面前的兩隻馬騮。 我左諗右諗,用咗一啖飯時間,最後用了以下這個比喻: 「你哋去婆婆屋企食飯,有好多餸,所以裝咗大碗飯。 爸爸幫你剝咗隻蝦,當你爬啖飯好滋味食蝦嘅時候,婆婆開心話『今日雞靚呀』然後夾塊雞髀肉比你。 蝦都仲有半隻喺碗,你又開始食雞脾,然後公公又𢳂塊魚腩同你講『小朋友要食多舊魚』。 餸係好味,你又好努力地食,但碗飯就⋯⋯」 「食極都係噤大碗!」兩隻馬騮異口同聲,

【親子文章】天天長大天天高
成長太快

天天長大天天高

新年流流,很多朋友也在熱烈討論,怎樣應付長輩每年也會問,但每年拜年仍然繼續問的問題:畢業未呀?搵到工未呀?拍拖未呀?結婚未呀?生仔未呀?生第二個未呀?⋯利是果真不易袋。 這些問題雖然長問長有,但如果可以一直沒有間斷,被問齊以上所有題目,證明這位長輩真是由細睇到你大,其實真心應該要好好珍惜。 作為兩孩之父暨幼童精神關注組成員,毒男爸爸會研究一下,只有幾歲的小朋友,面對長輩就是否沒有壓力,利是又是否可以全數袋袋平安? 當然不是。根據非專業統計,小朋友是比較抗拒「今年又高咗喎!」這條題目。皆因很多情況下,面對這句讚嘆的時候,會同時被一班親戚朋友熱烈地捽個頭,小朋友還要未必認得,狂捽他的究竟是何方神聖。可想而知,小朋友𢭃利是,其實也不容易。 但這個場景,對於在旁食花生的父母來說,可能會帶來另一些體會。的確,我們身為父母,和子女日對夜對,他們長高有時候的確難以為意。過時過節,經親友提一提,回想上次彼此見面時的高度,倒又真的是飆高了很多。 世上不同的事物,會有既定的無形領域,看不到,但存在著。

【親子文章】過來人
突然有感

過來人

年末的聖誕新年假期,人流明顯多了。地鐵車門打開,一對父母各自一個大背囊,拖著兩個小朋友,推著兩個行李篋,大汗疊細汗進入了半滿的車箱。 目測小朋友們大約三至四歲,滿臉笑容地把玩著手上的卡通人物吊飾,傍在一起的爸爸媽媽,臉容疲憊不堪但仍有微笑,想必是一家人渡過了一個非常夢幻的假期。 「小朋友!過嚟過嚟!」坐在車廂長椅上的叔叔拉著伴侶,起身揮著手:「叔叔嬸嬸讓位比你哋坐!」 父母禮貌地婉拒,叔叔熱情地堅持,就在他們客氣地互推互讓之間,腳仔軟的小朋友已老實不客氣坐了下去。 「你睇,小朋友佢哋都攰啦。」叔叔滿心歡喜,旁人也因看到這則好人好事而露出認同的微笑。 一瞥這對年輕夫婦,卻發現他們神情有點尷尬,並且金精火眼地盯著兩個小朋友,明顯有點不自然。 列車規律地晃動,一個站,兩個站,三個站,搖得我也打起瞌睡來。 突然,被一道激動得來但被努力抑壓音量的叫嚷驚醒了:「頂住!頂住呀!重有兩個站咋!」原來是剛才的媽媽,無助地望著昏昏欲睡的孩子,一起舂眼瞓。 「頂住呀!你唔係應承過我,今晚一齊食牛扒,一齊砌 LEGO 㗎咩?!望住我!唔好合埋眼呀!

【親子文章】錫
一家相處

今年是值得特意紀念的,因為和老婆已經踏過了婚姻的十個年頭。 時間流逝是絕對的,但感受時間流逝的速度卻是相對的。快樂的時光,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,眨眼就完;難捱的時光,同樣的長短,渡日卻如年。 老實地說,這十年,光陰雖似箭,卻並非眨眼就過。當中有快有慢,苑如乘坐亡命小巴 Chok 吓 Chok 吓,不斷的上斜落斜高速掟彎突然急停沿途尖叫不斷。但就是這樣去經歷,才令這十年過得不平淡,滿載值得深深記在腦海裡的軼事。 婚姻絕不是一個兒戲的決定,而是帶著情感牽引的覺悟,去開拓另一個人生,另一個宇宙。由愛情到親情、由二人世界到生育小孩、由兩公婆飲 1986 年葡萄酒到陪阿仔飲 2016 年葡萄汁、由感情嗒糖指數高到身體血糖指數高、由求其搽 Bioré 到認真搽 LA MER,當中的經歷和轉變,都是二人一起去並肩走過的夫妻成長之路。 結婚週年有特定的象徵物質。十週年,是錫婚紀念。 當然,這些象徵物質主要是營商噱頭,不過背後亦並非隨便亂編。我不敢用面對陳啟泰的自信講「

【親子文章】人生樂章
教育教導

人生樂章

近日和阿仔欣賞了一個交響樂團的演出,當中也講解了很多有關樂團指揮的事情。有學習樂器的兩隻馬騮,聽得津津樂道,從中增廣見聞;而這項目,也把我這隻長處井底的毒男青蛙,對指揮的認識,從只得千秋王子的印象中拉了出來。 雖然指揮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,但原來這個專業,只有大約二三百年的歷史。其實樂團的每位成員,也必是獨當一面的演奏家,那指揮究竟在交響樂團裡,擔當起一個甚麼的角色? 從前的演奏,曲調比較簡單,就算是合奏,通常也只是幾個樂手之間的溝通,經由不斷的練習和表演去累積默契,慢慢進步並對樂曲的演繹越見精彩細緻。 隨着音樂的演進和觀眾的需求,樂章的部分變得多而複雜,樂團的編制也越趨大型。資訊量大參與人數亦多,漸漸出現演出上的種種變數。樂手之間的配合、演奏廳的聲學結構、演出環境上的外來騷擾、和其他突發情況,都令指揮的角色變得重要。 指揮未必精通所有樂器範疇,卻能俯瞰通透整個演奏環境;樂師是樂器專門的演奏者,但需要適時的提醒,令奏樂互相配合並完美呈現曲目的神髓。一個恆常的指揮和樂團配搭,更會擦出強勁的火花,衍生出獨特的表演風格。 這個相輔相成的關係,其實很像父母與子女。除了音樂,世界其實很多事物也隨着時代進步而變得複雜,資訊很多雜訊亦多,當父母已經沒有能力去控制小朋友接觸到的資訊,唯一可以做的,是了解他們吸收了甚麼,然後加以教導和指引。 家長的價值觀、

【親子文章】開學日和
成長太快

開學日和

經過一年以上癲坡的學習環境,辛苦過後,學校、老師、家長和小朋友,已撞出了一定程度的默契,一種新的相處生態。 有時候,只是生活恆常開始漸漸順利,原來也能帶來點小確幸。 無驚無險,總算開了學一個多月。現在半天的復課,所帶來的並不只是面授的好處,更是回歸了生活的規律和可預期性。 看到子女早睡早起,開開心心上學去,的確有種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,儘管暫時只得一晝。細如正正常常的一頁家課册,每天的作業和備課交收有序,貨如輪轉,實在可喜可賀。 早在新學年開始之前,我和老婆已經和兩隻馬騮約法三章,半日課後的做功課和執書包要自己負責,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項目,我們基本上是採取「積極不干預」政策。 現在午飯後的家裡,主要是哥哥細佬的主場。除了必要的網課和課外活動之外,他們有絕對的自由,去計劃並完成當天的功課,如果提早完成還有時間剩,還可以自由活動。經歷過網課學習的洗禮,小朋友人仔細細已經離不開平板電腦等科技,所以在自由時間除了閲讀書本和玩玩具以外,他們還可以有限度地觀看有興趣的影片視訊。 Work From Home 上也有了默契,現在處理公司工作甚至開會,已經沒有刻意鎖門,哥哥細佬變得懂事,明白何時不能打擾,何時可以依近傾兩句。

【親子文章】雙向
一家相處

雙向

很多朋友在小時候,都會有一些只有至親的人才有的共同回憶,那些奇特的乳名、獨有的相處方式、窩心的戲言,總之就是一些父母兄弟姊妹之間,一講就會勾起回憶,但隨時暴露自己黑歷史的東西。 自從哥哥大約三歲,能夠做到簡單對答開始,然後到細佬出世一直長大,父子之間就有一個小戲言: 「你哋有一日高過我就要照顧我啦。」 當然,戲言歸戲言,我並不會計算,到有一天他們高過我,就講句「阿仔我不想努力了」然後躺平等照顧。況且現今世界的奶粉何等神奇,食得個個小朋友肥屍大隻骨格精奇,隨時他們十二三歲就高過我(本身是個矮仔的毒男爸爸,這情況一點也不出奇)。 雖然得啖笑,但這個戲言,的確為我和兩個小朋友,開拓了大堆有關成長話題的切入點。就算這一兩年,兩個小朋友都長大了,我也解釋過這都是戲言,但他們仍會不時窩心地湊近我,拼一拼高度,期待快一些可以照顧我。 講到照顧,近日家裡有老人家病倒了,還入了醫院,於是便要四圍頻撲,處理一連串的突發環境。我也沒有隱瞞,和小朋友說明了情況,告訴這兩星期爸爸因何會出出入入又要夜返,陪伴也相對少了。 兩隻馬騮出乎意料地懂事,著我放心去照顧。這段時間有迫不得已爽約的情況,細佬就會做我代言人,和親戚朋友解釋今天爸爸沒有出席的原因。哥哥就扭個彎安慰我,

【親子文章】Phone 之谷
突然有感

Phone 之谷

世界在變,但我讀郵件的緩慢速度卻從來沒變,由一封一封實體信件,到數位化的電子郵件,之後在電腦上簡略成更像對話模式的 lCQ 然後 MSN,再到近代移師智能電話上的各種訊息群組。 每位有在學子女的父母,電話𥚃少不免會有一兩個,甚至更多的家長 Chatroom Group(俗稱「Chat谷」)以方便溝通。這些谷有大有細,大如全校全級的八卦谷、正規的校方資訊發報谷、班別獨立的專屬谷、活動衍生的炸相炸片谷,包羅萬有。 每個可以多達幾十人的家長谷,一人一句已經不得了,更何況每當遇到熱哄哄的題目,一人N句,多谷共鳴,何等熱鬧。高峰時期,就是不斷「鄧櫈燈鄧櫈燈」地瘋狂在響,通常還要響在開會忘記切換到震動模式時。再次拿起電話,未讀訊息隨時數以百計,都咪話唔震撼⋯ 而熱哄哄的題目,究竟有幾宏大,有幾影響全人類?都不外乎是,明天要穿整齊校服定體育服的衫褲鞋襪黑白配、永遠在著好校服前幾秒才扯起的三八號風球跟紅黑雨上課安排、在波濤洶湧的疫情之下的停課覆課網課調課時間表,諸如此類。 貫徹自己其中一個為父理念:越走近小朋友的生活,就有越多相處了解的機會。所以在阿仔小學一年級開始,

【親子文章】彩虹
教育教導

彩虹

暑假沒有了恆常的課堂時間,可以參與一些歴時比較長的課外活動。 老婆頗為喜歡一些主打家庭或青少年的宿營營地,裝橫簡約卻有齊生活必需,早午晚餐有簡單的菜式,中間夾著不同種類的活動讓不同年齡層的朋友一起參與。大大的室內室外運動場,各種球類、射箭、攀石、野外定向、歷奇遊戲,應有盡有,充實之餘亦強烈考驗體力極限,考驗我的極限⋯ 這類營地,通常會有一個大型茶水部,方便大家乘涼添水,避一避烈日當空慘被乾煎的正午時分。 倚牆的一排櫃,放滿實而不華的體力補充零食,櫃尾一角的貨欄,總是擺放著一些非常懷舊的玩具,懷舊得可能只有我這一輩才懂得玩的玩具。相信這是準備給一家大細入營,小朋友在「百冇」之下仍能找到點心靈慰藉。 前陣子又去了一個大型的活動營地,兩天行程緊密,哥哥細佬比足面,大汗疊細汗參與度滿分,就給他們去茶水部自選一件小玩具作紀念品。 兩隻馬騮有點疑惑,面前的玩具貨架就是很陌生:一排平時只會在廚房看見的小木棒、一個基本上只能看不能玩的木雕、一包似啤牌而又非啤牌的圖案小卡紙、還有些完全超出認知範圍的「玩具」。 本著唔好執輸的心態,兩兄弟就算不知怎樣玩,最後也買了一個色彩繽紛,他們以為是插筆的膠筒。 怎料一打開包裝,圓筒立即鬆開,變成了長長的彈簧圈。他們買的,正是經典的「落樓梯彈簧」

【親子文章】神奇的棍
突然有感

神奇的棍

少林功夫溝埋足球,有得搞;瀨尿蝦溝埋手打牛丸,都有得搞。這些原本看似風馬牛不相及,但鬼才般的 Crossover,的確是頗有驚喜。 近期毒男爸爸,就發現了一個有趣的類似產品,繼之前細佬要求的蒸焗爐,這次輪到哥哥。(註:細佬的軼事記錄在之前的【無量空肚】文章) 話說哥哥,在一個哈利波特禮物包裝盒內,找到一本小小的宣傳書仔(係呀又係宣傳書仔!)。無聊地翻閱之際,看到一件精品:一支「魔法棍」溝埋「遙控器」的中二魂產品! 好奇之下,我們上網找了和這支棍有關的一些廣告和教學片段。和上次細佬呆望著蒸焗爐宣傳單張的情況不同,這次是三仔爺同時被畫面完全吸引住⋯⋯ 老婆額頭大大滴汗走近,看到影片裡,一個打扮成魔法師的女士,拿着設定好的遙控器輕輕揮動,開機!熄機!轉台!調整音量!一支棍搞掂!恍如置身魔法世界一樣,係咪媲美少林足球同瀨尿牛丸先?! 「喂!⋯」老婆嘗試叫喚專注的我們。 三個男人的頭徐徐轉向她:「嘩~勁呀~~」 相比之前的蒸焗爐事件,以為遙控器算是小兒科,但這次卻一波三折。

【親子文章】兵分兩路
倒瀉籮蟹

兵分兩路

幾個人,共處同一屋簷之下,是需要磨合的,就算簡單如基本的日常生活。 兩隻馬騮返學的授課接送,我和老婆返工的種種事情,工人姐姐打游擊處理家務,一家人大概也知道,彼此整天的時間線,以便互相補位。無形之中衍生了一種默契,就算經常倒瀉籮蟹,也勉強能稱作順利。 但一去到學期末段,又是一年一度興奮莫名的「時間亂晒龍」遊戲。皆因校本課程範圍基本完成,勞心勞力的考試也劃上句號,隨之而來的,是不同級別的結業禮、大型的學校清潔、老師必修的教育局活動,總之就是哥哥和細佬,是會不規則地突然毋需上學。這個看似輕微的改變,卻容易把辛苦累積的默契打亂。 這幾個星期,上學不同步的活劇時常上演。某日接哥哥出門,明明不需返學的細佬,老是晨早同時起床,不停在身邊要求早餐要乜乜物物;另一日接細佬出門,明明不需返學的哥哥,已整齊排好豆袋梳化和愛書,像渡假般攤在大廳享受。 方法不同,但目標一致,就是令對方知道:你返學啦,我唔使返,屋企個場我嘅,哈哈哈哈 x100。 近日就算週末一家人在一起,也已經不能控制他們去做同一件事。哥哥想砌 LEGO,細佬就想看書,

無量空肚
爆笑軼事

無量空肚

細佬是一個非常喜歡吃東西的小朋友,而且像魚類般,食極唔知飽,食慾無下限。餐桌上擺好架式的他,簡直長期展開「無量空肚」領域,百分百能把枱上想吃的東西夾到碗裡。 講到吃這方面,我和老婆倒是沒有太大要求。以前兩公婆煮飯仔的時代,廚房有一個簡單的焗爐,是用發熱管推動的版本。勿小看它舊式,二人份量,雞翼當然沒難度,要求不高的話,羊架也是可以焗得到的。但之後壞了就沒有再去買個新的,往後很長時間維持著「無飯夫婦」的外賣生涯。 現在家庭大了,兩公婆加兩隻馬騮再加個工人,不止份量,食物要健康,要有營養,更加要多樣化。工人姐姐的煮食技巧不差,但家裡只有兩個爐頭一堆煲具,神仙難變,她很努力仍是會吃力。 一直想買回一個焗爐,但卻渺無動力。有日閒逛商場,看到正值推廣的一部蒸焗爐,意外地它只是比之前家裡的舊式焗爐大一點,卻發展到有多種不同的功能。但左計右計,還是覺得貴,就只是順手拿了單張回家慢慢研究。 回到家裡,隨便把傳單放到枱上,洗手清潔消毒去。只是短短一分鐘,當我踏出洗手間,驚見細佬拿著傳單,正在定格盯著印製精美的彩圖。雞翼!

係愛呀哈利
教育教導

係愛呀哈利

***** 前言:這篇是圍繞《哈利波特》故事的軼事,雖然這經典作品已經紅了廿多年,但因為會有小量劇透,還是先提一提,請衡量是否繼續讀下去。 ***** 自從 Audiobook 出現在毒男爸爸的家之後,兩隻馬騮已經很投入霍格華茲的魔法世界。由於這是一個空想的奇幻故事,冒險探索式的故事自然能令小朋友的好奇心大增。 老實說,我和老婆也不是《哈利波特》的粉絲,在其極度風行之時,我們也只是和朋友湊熱鬧地看,並未有細意咀嚼。這次,其實是和阿仔,一家人一同去欣賞。 《哈利波特》的故事共有七集。我和老婆的共識,是先給阿仔實體書加 Audiobook,由他們自己善用休息的時間去聆聽和閲讀,他們未必字字也懂,但不時樂意發問。完成每一集之後,我們才會一家人一起看電影版本。這樣可以令他們先知道原著原整的充實內容,再看濃縮但緊張刺激的電影表達。 這個循序漸進,由文字、聲演、到畫面的方式,我們發現可以維持頗高興趣度,也能增加投入度。 已經完全當自己是 Gryffindor 一份子的哥哥,在任何見到 Draco 或是 Slytherin 的場合(

上氣(唔接下氣)與十頑童傳奇
突然有感

上氣(唔接下氣)與十頑童傳奇

宅在家做乜好?其中一樣當然是煲劇。毒男爸爸不好韓劇,所以近期來來去去,當然還是超級英雄片種。 完成了《WandaVision》和《The Falcon and the Winter Soldier》之後,看到的不單止是幾個 Marvel Universe 的重要角色,在「後 Endgame」的脫變。留意影集的投資拍攝和上映鋪排,不難看到在現今全球疫情的新恆常之下,娛樂影業由大銀幕轉化到串流平台的變陣。 這個變陣,並非單向性由一種模式完全轉到另一種,而是同時並行。大銀幕配以串流平台,就好像面授課配以網上課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 之前還努力習慣網上課的節奏,突然就來個回校面授再失驚無神加插測驗評估;之前開始習慣每星期定時追劇不時上 Twitter 看觀眾反應,突然漫威影業就悄悄地釋出新電影《尚氣與十環幫傳奇》的宣傳片。 單看我們喜愛,出自香港的影帝,在短短兩分鐘的宣傳片中,造型比外母嫁女全日 Rundown 還要多,已經令我很想入場睇。但疫情下又得小心為上,要再睇情況⋯⋯ 在幾乎任何事情,

青澀的抄牌
成長太快

青澀的抄牌

近日我和老婆都電話不離手,不是因爲玩手機或碌社交網站,而是要裙拉褲甩地去處理兩隻馬騮的交通安排。局部的面授復課、緊接網上上課、之後再到公園放電、偶然又加回一兩個興趣班,在放寬社區安排和接送在學子女未能完全配合的情況下,很難再有以往那種「點到點站駁站」的方便。 估不到,望穿秋水等到頸都長的恢復面授,現實卻帶來了不少交通上的挑戰。高峰時候,作為雙職父母,我們動用家裡全部人手,在學校、公園、興趣班、穿插交通工具如校車或巴士之間,要把阿仔「交收」五次以上,稍有差池,真的不知道如何把他們執回來。 當哥哥和細佬在晚餐時,眉飛色舞地分享,由晨早到晚上,在交通安排上的緊張刺激:好朋友同學仔因為知道他轉了校車熱情地拉著他一齊坐、失算的交通狀況令一班小朋友困在校車內大開派對、車程到站時間紊亂眼見婆婆九秒九直衝落大直路趕著接回他、校車姨姨每個站頭也打出十九幾次電話尋找失預算的接送家長們。 阿仔口中,同學仔一邊就舉行著《口罩小學生選舉》,家長另一邊則上演《擔心大綜藝》,真係精彩好睇過電視台對撼。他們不知道,每天我和老婆(當然包括婆婆和校車姨姨),已經被嚇得靈魂出竅十數次,心血少一點都肯定捱不過⋯ 這次復課,細佬交通上相對沒有太多阻滯,還終於見回很多不同班的朋友仔。可能真的太耐沒見,沒到一星期,

個個都進評
教育教導

個個都進評

小朋友們都有模仿的慣性,會透過學習别人的行為舉止,從中體會和探究。 屋企的兩隻馬騮,早在兩三歲的時候,已經豎起塊幼兒用小白板,指手畫腳扮老師,要家裡全員坐定定聽他們講解。他們一邊長大,更一邊升級到不時出題考我們,範圍由簡單寫字,到一些剛學會的日常生活常識。 哥哥上了小學之後,除了考試測驗以外,開始加添了「進評」:進展評估的簡稱,目的是令老師和家長可以掌握到學生的進度,明白他們在學習上的強或弱,去加大發揮或指點改善。最重要的是不計分,所以同學們可以在沒有太大壓力的情況下進行。 由於進評,是針對比較大範圍的知識,以達至持續偵測和改善的效果,形式也相對地開放和隨機。對於不善出試卷的阿仔來說,進評模式簡直是給予他們一個,既可過老師癮,又毋須準備太多的玩(我們之方)法。 他們試過交一大本 Paw Patrol 的厚皮書給我,然後一句:「爸爸明天要進評呢本書,記得溫習呀!」 幸好 Paw Patrol 來來去去,主要是幾隻可愛小狗,和一些城中角色,人物性格和色彩制服也很鮮明易記,基本上看一兩次已可以記住。當然實際「進評」時,

沒前設的承諾
一家相處

沒前設的承諾

毒男爸爸家裡一直有個貼紙獎勵計劃,主要目標是去改善一些生活小習慣,尤其是集中培養兩兄弟的主動性,一直沿用至今。 今天不是去探討應否使用獎勵方式去教導小朋友,而是想分享哥哥細佬怎樣把這個計劃,運用得滾瓜爛熟。 他們不是單純的儲貼紙換獎品,而是不停召開秘密會議,去集中鎖定一些可以兩個人一起玩的東西,更會商量怎樣更快取得貼紙。最經典的莫過於有一次,想用貼子誘使細佬去做一本特別的補充練習,獎勵明顯比較寬鬆,哥哥屈指一算知道有著數,居然幫忙處理全部周邊工作,超集中的細佬一日就 KO 了半本練習,貼子大豐收。 如是者,每次由眼看手勿動的齋逛商場,到計劃執行然後心頭好到手,過程中兩兄弟養成了一些好習慣,更學會了資源分配和分工合作。 近來不斷去探索歷史,學校也開始教授成語故事,當中不乏和戰爭有關,一些需要比較多時間和教導的課題。而談到戰爭,無可避免地要談及刀劍槍炮等武器。我和老婆已經有心理準備,兩隻馬騮新一期的目標,一定是玩具槍。 他們很醒目,知道玩具槍有別於一般種類的玩具,除了足夠的貼紙以外,應該還需要父母的同意。哥哥早有盤算,間中在一家人閒談中放風,說自己很有興趣去和同學研究槍炮,更間中把我拉入兩兄弟的秘密會議,叫我估吓媽媽比唔比買(實際上係派我去幫口⋯)。 其實這個獎勵計劃,帶有很高的自由度,無論他們想買什麼玩具,我和老婆也預備切入去講解相關的知識和正確的觀念,包括: ① 槍械的發明和原理,

另類延展課
爆笑軼事

另類延展課

音樂,可以說是人類的一種共通語言,流行歌曲,更加能夠突破年齡的界限。興趣多多的毒男爸爸,也喜歡聽歌唱歌,這當然是指,和一班朋友卡拉 OK,或是閑時哼一兩句。而我技安級的歌唱音質,就只會在沖涼的時候,開住花灑大開四面牆個人演唱會。 兩隻馬騮在家學習之後,我們添置了一台藍芽喇叭,按需要把教材的聲音部分用喇叭去播,一來減少小朋友長期使用耳筒的侷促感,二來有些教材其實是可以哥哥細佬一齊聽一齊學,三來我又可從家庭庫房挪用公款去買 Gadget。可謂一舉三得。 我也間中經藍芽喇叭,播放一些流行歌曲,更一時忘卻了自己的歌聲有多難聽,忍不住一起唱了起來。 在這之前,阿仔對音樂曲詞的認知,就只有校歌、聖詩、和公公的二胡和長笛音樂。 他們驚嘆,原來有種曲詞,是可以全首歌都這麼啱音。加上流行歌曲,大部分都不是「快快樂樂上學去」的簡單內容,很多字詞和語句,對小朋友來說,都是深奧但有趣的。這完全稱得上是另類的延展學習範圍。 例如有一天,我又哼起軒公的歌。因為我常哼這首歌,哥哥終於開口問我:「爸爸,乜野係『所有事物都種出青苔』?」 我用反問去引導:「點先會有青苔出現?

哎吔吔大嘴巴
爆笑軼事

哎吔吔大嘴巴

香港地小人多,蝸居空間極細,隔音亦不佳。當近來在家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多,就偶爾聽到了以下的對話。 老師:「同學們,你地住邊一區呀?」 阿仔:「我地住[*一字不漏全地址*]。」 老師:「你講地區得架啦,唔使太詳細⋯」 然後,另一隻馬騮突然閃出亂入,以接近100%同步率,再高聲朗讀我家地址一次。 老師心諗:唔使噤仔細⋯ 老師:「天氣凍,喺屋企都要着多件衫啊。」 阿仔:「唔凍喎!我哋有時淨著底衫褲咋。」 老師:「唔好呀!會冷親㗎⋯」 阿仔:「知道⋯但有時我爸爸都係咁㗎喎。」 老師心諗:唔使話我知 ⋯ 老師:「你地爸爸媽媽,有冇在家工作呀?」 阿仔:「有呀!」 老師:「記住要乖,唔好騷擾佢哋做嘢喎。」 阿仔:「唔緊要呀,我爸爸而家屙緊屎。」 老師心諗:救命⋯我真係唔想知⋯ 何止如此,

心跳。回憶。
突然有感

心跳。回憶。

連續幾天聖誕假期,疫情下的新日常當然是盡量留在家。適逢已經是學校假期,也沒有趕頭趕命的網上學習課,目標一於每日自然醒! 唯獨是拆聖誕禮物的早上,兩隻馬騮比平日返學更早已經起床,刷好牙洗好臉,迎接歡天喜地的一刻。由於疫情下缺少運動,今年的禮物是屬於男孩子對戰系玩具,務求加大活動量且盡快消耗他們核動力級別的精力。 不出所料,他們拆完禮物之後便立刻進入狀態,拿著玩具整天無間斷地出盡力玩。我又怎能只是觀戰,也給他們拉著,愉快地一起跑來跑去一起玩。 毒男爸爸這副老骨頭,比他們更早斷電,不到一小時,已經跌在床頭上小休。 對戰系玩具對男孩子來說,真是很代入而且樂在其中,兩隻馬騮見有一方不支倒地,豈能不乘勝追擊。哥哥細佬立即來個無情飛撲,像摔角手般壓在我的身上。 我帶笑慘叫,骨頭都碎:「喂⋯休息一陣先。」 然後一手抱實兩隻馬騮,才意會到他們已經長大了很多。哥哥已經有我半個人高,細佬就重如千斤墜。劇烈地通屋走之後,全員的心跳噗噗的強烈在鼓動。 空氣靜了,此刻就只有三仔爺的心跳。 對上一次比較著意感覺到阿仔的心跳,也大概是回到餵奶掃風的日子,應該是未滿歲半之前。那時候,阿仔吃飽就軟軟的伏在我心口膊頭,還記得我會用他們的心跳作拍子去掃風。 相比起以前,現在他們的心跳確實強勁了許多,也不再是一舊飯,而是會有互動地表示也感到我的心跳。

長短之間
健康要緊

長短之間

進入一年的第四季,日夜溫差開始變得相當大,中午熱到出汗,夜晚卻涼到打顫。加上疫情反覆無常,作為父母真是頗為擔心小朋友的健康。 老婆用心良苦,叫兩隻馬騮夜晚瞓覺時,著返條長褲。 「我唔著長褲架!」細佬首先發難。 「我都唔著長褲架!」哥哥照跟。 「長褲!好痕架!」兩兄弟同步再重覆強調。 我加入戰團,軟硬兼施,還是未能成功。 面前是自己的兒子,我們當然理解。細佬自細有濕疹,皮膚唔乾都易痕;哥哥天生超敏感,有野掂住就周身唔自在。這兩個坐擁「踢被王」綽號的兄弟,床上再多的被子,每朝也是被踢得堆到床尾,就算使用防踢的小孩被袋,他們亦有能力鬆開,再踢飛床尾。天下間應該只有出世的時候,醫院那塊包布可以箍得住他們。 要他們著長褲?除非是外出,或是他們真的感到很凍主動要求,否則難過登天。 哥哥算是長大了,已經可以講道理,氹多兩氹還算是勉強肯著長褲睡覺,但細佬仍未成功。 今晚,就捉住細佬在梳化講數: 「阿鼻水先生,天氣真係開始凍,唔著番條長褲好易冷親㗎。」我帶點說笑,其實是懇求。